06


On Being Nice THE SCHOOL OF LIFE
《美好的品格》在布满荆棘的世界里,我们是否还要追问善良的意义?
善良是一种迷人的坦诚,它教会我们拥抱他人,减轻自己的孤独。
(每年汽车保养的时段都会带上一本书。原本说一个小时的常规保养,又说要换永久防冻液...)
善良与强大并不相悖,善良也绝不是天真的代名词。
1、善良的危机
基督徒认为,善良与成功之间可能存在绝对的对立。
无论我们多想成功,在很长一段人生时光里,我们都是极其脆弱的生物,完全需要他人的怜悯。我们能够成功,只能是因为他人---常常是我们的母亲---用自己生命中的大把时光善待我们。
缺少信任和感情纽带的企业,无一呢个长久经营下去。
欢愉之际的孟浪把戏只有在相互信任的条件下才触人心弦。
我们需要认清这个人底子里是善良的,然后才会在对方用绳子或粗口来增加情趣时产生兴致。
我们可以善良且成功、可以善良且激情、可以善良且富裕、可以善良且勇猛。善良这种美德有待我们重新发现,有待我们用一种崭新的、不带矛盾的方式去领悟。
2、何为真正的善良
往往,我们缺失的是一种对慈善的理解,即用善良的方式看待软弱、怪癖、焦虑以及蠢笨。
真正的慈善人士慷慨施舍,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也会需要施舍。他们的需求不在此刻,也不在此物,而在其他方面。
慈善提醒人们,罪大恶极之人可能仍存有善良。慈善提醒人们,一个人疲惫不堪、心力交瘁之时,很有可能会行为不当。慈善让人们明白,一个人口出污言时通常不是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而是在试图伤害他人。
为了帮助自己努力做到善良,思考优点的缺陷这一理论会对我们大有裨益。
优点的缺陷这一理论认为,他人身上具有吸引我们的某些优点,而这些优点会带来一定缺陷,我们应力图把这些缺陷视作不可避免的消极面,如此,便能从其他方面获益。我们所见的并非他们的缺陷这么简单,而是他们所具有的优良品质的幽暗面。
人的每个优点都内含一种固有的缺陷。不可能存在没有缺陷的优点。
缺陷其实是优点的一部分。
精英文化十分肯定地将失败从个人的不幸转而归结为个人本性。
你可以优秀,但也会失败。为了使这个想法受到大众追捧,古希腊时期发展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悲剧。
他们用悲剧表达了一种想法:事情常常随机发生,而与当事人的美德无关。
亚里士多德认为,一部优秀的悲剧作品应当能够同时激发人们心中的怜悯与恐惧。
悲剧旨在对草率的判断做出匡正。我们本能地会仅仅仰慕成功人士,轻视输家,把不幸的人视作失败者。悲剧的存在便是为了克服这些本能。
我们并不善于观察伤害我们的事情所包含的动机。我们很容易就大错特错了。我们为无意而为的举动探寻动机,在不需要猛烈回应时将冲突升级并与之对抗。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我们能够善良地对待孩子,这是感人至深的。而如果我们能学着对他人身上的孩子气更加慷慨包容,那将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永远别说他人邪恶,你知识需要寻找症结所在。”
对他人内心世界的精确重构,远远超出了文学作品的范畴。这是一种同理心,我们常常需要对自己抱有同理心,还需要对他人施以同理心。
他人性情乖戾是因为他们深陷痛苦。这是一条基础而又不可违背的真理。他们之所以伤害我们,只是因为他们也在内心深处伤害着自己。
你从受害者转变成一种抽象正义的见证人。
除非我们内心遭受着折磨,否则我们没有精力挖苦别人。
要打破憎恶的恶性循环,唯一的方式就是铲除根源,而这个根源就藏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必要回击,我们必须按照旧时先知所教导的那般,学会用悲伤、怜悯看待我们的敌人,当我们达到这一步后,再对其怀抱一种宽容之爱。
有时“礼貌”甚至会带有和最初的含义截然相反的解释,暗示出一种唐突无礼的伪善。
卢梭强烈地把礼貌重新定义为一种过分的屈从以及公然的欺骗。
3、善良的魅力
友谊应该是生命中精彩的部分,却也频繁让人失望。
人类这种生物在这广袤世间里渺小而脆弱,我们个人的能力不足以实现我们的梦想。
我们应该敢于变得无情。选择性地结识朋友并不代表我们不再信任友谊,而是证明我们越来越了解友谊的真谛,对友谊的要求也越来越严谨。
太过友善的人犯了三个大错:
第一,他们认为自己必须赞同所有事情。(分歧并不一定可怕)
第二,他们的赞美不得要领。(人们只想在自己真正引以为傲的事情上得到赞美)
第三,他们的友善乐观得无情。(比起向我们诉说欣喜之事的人,对我们表现出理解的人更能让我们欢欣鼓舞
他们本能地以自身经历为基础,凭此思考他人的需要。相反,过分友善的人忘掉了自己的喜好和厌恶,他们背负着过度的谦逊,并以此认为任何令人印象深刻的人都不可能对驱动他们心理状态的原则产生共鸣。
讨人喜欢之人的核心魅力是一种抽象的见解:在本质上,别人实则与我们“差别”不大。因此,对自己的了解将是理解和与陌生人相处的关键。
过度友善不仅仅是一对一交往的特点,还逐渐成为现代消费社会的一种痼疾。
要想取悦他人,我们必须首先承认自己可能需要冒险,会因此坦诚表达自我经历而得罪他们。
成功的魅力在于一种最初的安全感。
我们可以把害羞定义为一种心灵上的“地方主义”,这种说法不带贬义,仅仅是指太过于依恋自己的生活和经历,而不公平地把他人视为令人生畏、高深莫测、不为人知的外地人。
“我是人,只要与人有关的事我都不陌生。”
玩笑带上了温情之后,既甜蜜又有益。
“每个胖子体内都囚禁着一位瘦子,疯狂地发出想要挣脱的信号。”
玩笑的话透过占主导地位的外在表现直达占从属地位的内心,帮助内心的自我得到释放与放松。
开玩笑的人帮助我们意识到,占主导地位的表面因素并没有将我们的全部交代得清清楚楚,他们具有足够的善意以及洞察力,透过现象看本质。
有时候,认为别人可能比我们更高尚是一种非常慷慨的想法。
良好的打情骂俏在本质上是一种善意及幻想中的激情所推动的尝试,是为了让对方更加坚信自己在心理或生理上的可爱之处。
性爱中最让人享受的部分常常不是进行的过程,而是为了使这一行为能够顺利进行而让对方做出的许可。
善于打情骂俏的人需要技巧去寻找每个人身上不太显眼但真实存在的魅力。
理想中的打情骂俏时由两人共同创造的一种社交艺术,是文明的产物。
我们一次次地遭受挫折,受人指责,又因为明智的谦虚觉醒我们正视自己的弱点,我们逐渐把自己看的与理想状态相去甚远。
因为感觉自己受欢迎是我们变得更加耐心慷慨、精力充沛、心满意足的关键。
我们不仅仅要对善于打情骂俏的人心怀感激,更应该试图成为这样的人。
真正的好人总是愿意说谎,甚至有时还热衷于说谎。
尽管好人深爱真相,他们也要做更重要的事:友善地对待他人。

当我们走进社交圈中时,我们宁可贪心地倾诉也不愿聆听。我们积极地结识他人,却不愿意为其侧耳,友谊因此沦为了一种展现自我的社交手段。

善于聆听的人永远都知道了解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困难。
善于聆听的人在最初就表明不会因此轻视我们。他们不会震惊于我们的脆弱,反而会对此嘘寒问暖。我们会轻易地以为自己受了奇怪的诅咒,变得绝无仅有地怪异和闻所未闻地无能。
聆听称得上建设美好社会的一个关键因素。(阅读是对古人、异域人士的倾听。)
如何心胸开阔
他们平静地接受一个人表面上与私下里可能存在的巨大差距。
心胸开阔之人并不惧怕人类本是,一是他们十分确信,每个人的感情和行为之间都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另一个是,心胸开阔之人明白,虽然我们身上存在极为不好的方面,但这并不妨碍善良、谦逊、仁慈的品格同时出现在我们身上。
“爱罪人,恨罪恶。”
我们的进步不是通过彻骨生寒的指责得到的,而是通过温暖人心的宽恕实现的。
心胸开阔之人知道,我们大多数人心中已经充满了自我批评,我们不需要更多、更严厉的谴责,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在了解心灵的阴暗面之后,寻去帮助拓展自我。
世间不存在索然无味的河堤、树木或蒲公英,同理,也不存在生而无趣的人。带着真诚而不带花样地探查人类,我们发现人类从本质上看总是有趣的。我们认为一个人无聊乏味,指的只是那个人还未鼓起勇气或全心全意地向我们诉说真是的自我。
如何谈论自己
礼貌的人从小就被灌输一种观点:不要过多谈论自己。
讨论自我有一种独特的方式...讲述自己的脆弱与错误。
真相其实更加尖锐。当我们听到他人失败时,我们会深深地感到安慰,但不会表现得扬扬自得。当了解到并非只有我们会丢人地面对生活中骇人的艰辛时,我们往往会很宽慰。我们往往轻易地认为,在困难的复杂程度上,自己受到了与众不同的诅咒。
我们费尽心思做到完美,但讽刺的是,真正吸引人的却是失败,因为他人急需得到外界的证据来证明让我们感到形单影只的问题:我们的性生活多么不正常,我们的职业生涯走了多少弯路,我们的家庭多么不尽如人意,我们一直以来都多么忧心忡忡。
通过揭示那些如果描述不当就会给我们带来耻辱的事情,我们与他人的距离被拉进了。友谊是一种对感激的回报,而这种感激来自一种承认,承认一个人通过谈话向他人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不是一件奇特的礼物,而是一件更珍贵的东西,是获得自尊和尊严的关键。

我们花费大把经历试图在世人面前表现出强大的一面,但是我们身上真正桃仁喜欢的一面,能让我们从陌生人变成朋友的一面,其实只是我们揭示出的尴尬、悲伤、忧郁、焦虑的那部分自我而已。

迷人的坦诚不仅仅是与人打交道的一种方式,还指导着我们如何在未来减少孤独感。
尽管儿童十分可爱,成年人与儿童之间的顺畅沟通却存在着巨大障碍,而且是难以克服、耐人寻味的。
蒙田曾发现,苏格拉底一生中,“最高尚”的便是,他在与儿童玩耍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
法国历史上最和善的君主之一,亨利四世,与同孩子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他们敢于对攻击不设防御,敢于完全暴露在可能会嘲笑他们“傻瓜”或者“不像话”的人面前,因为他们清楚地明白,只有当我们以脆弱、原始的一面不带掩饰地与他人脆弱、原始的一面打交道时,才能够产生友谊。
当我们停下试图给他人留下好印象的脚步,勇敢地踏出舒适圈,敢于偶尔表现得荒唐可笑时,一段友谊便诞生了,一种寂寞就消失了。

On this da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