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09

@qiusir:有些问题就如种子,成熟后总要敞开心扉,也才有未来~
@qiusir:天色暖,秋色浓,育才园里喵星人也探出头~


@qiusir:上班路上,浑南大道旁见这废旧输电塔的造型猫萌的很~

@qiusir:没有校猫的学校不是好学校,教学楼前迎早,鼓捣猫呢~

@qiusir:卖水果的印双杰也卖鱼了!只是这红鲳鱼不会是染的吧。犒劳下我们的MiaoS

@qiusir:晚班回家路上特别在长白岛这“正贤桥”下泊车,看秋水镜平,有走步入虚境的错觉…

@qiusir:有些果壳像花瓣儿一样~

@qiusir:“21世纪的文盲将不是不会读写,而是不会学习、抛弃学过的错误知识以及重新认知。”托夫勒这样预言;而随着影视、电脑和网络的发展,也让视像充分繁衍,沟通由传统的“叙说”向“信息”转变。本雅明时代就有断言,“未来社会的文盲不是不会写字的人,而是不懂摄影的人。”阅读,只是看看图而已~

@qiusir:黑天鹅成了白天鹅,依然在水里游弋。木板路成了石板路,我依然在那散步,咱也穿羽绒啦~
@qiusir:难得的晚霞,可掉头回来就这样了唉。我有一双翅膀,也只用来眺望你告别的模样~
@qiusir:接过一杯热水,阳光照进屋里~

@qiusir:常听人宣讲奉献,我只是好奇,我们究竟是为谁奉献?我们又需要谁奉献?又是谁能安享别人奉献的生活?那没了奉献的生活是谁活不了了还是谁活不好了……

@qiusir:Stephen Wolfram是大牛,Wolfram是顶级公司,Mathematica、WolframAlpha是伟大的产品。也喜欢那Logos,就如喜欢苹果的一样,也发现两位CEO竟有不少交集,甚至是Jobs命名了那软件,而Siri采用的也是Wolfram的支持。我们已经见证通了融合科技和艺术的Jobs,就等着看通过新科学照亮大众生活的Wolfram了~
@qiusir:“I first met Richard Feynman when I was 18, and he was 60.”
@qiusir:"Wolfram was educated at Eton, where he amazed and frustrated teachers by his brilliance and refusal to be taught, instead doing other students' mathematics homework for money."
@qiusir:万物的本原是水;万物的本原是数;万物的本原是计算...“在木匠眼里,月亮是木头做的。”

@qiusir:科学有风险,实验需谨慎。诺奖得主John Gurdon当年在Eton读书时就没少恶作剧。但从学校的角度又很难旗帜鲜明地去支持如此冒险,组内通报算是动了善念。


@qiusir:学物理和教物理都少不了纠结,见学生吐槽:两岸猿声啼不住,不停讨论加速度。风萧萧兮易水寒,各种物理各种难。那老师也吐槽:天若有情天亦老,人教物理死得早。垂死梦中惊坐起,千万不要学物理。

@qiusir:"一部分人从一位经验丰富、评价甚高的教授那里正常听课;另一部分则由没有经验的研究生来教,使用符合人类认知的授课策略,学生分小组解决问题、导师时不时给些引导、学生们会收到频繁的反馈。新手的出席率增加了 20%,在一周结束后的测试中分数也是另一队的两倍高。 "
@qiusir:http://weibo.com/3009827
@qiusir:http://t.qq.com/qiusir(QQ-3009827 WX-i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4 Responses to “接过一杯热水阳光照进屋里~”

  1. 彭**的同学 Says:

    我初中时就有同学在教室里做铝热反应,只是量太小没有成功,不过确实很刺激

  2. -spada-爱神 Says:

    话说彭同学和李同学也够厉害的了!下次推荐用氯酸钾和硫酸

  3. 彭**(事件当事人) Says:

    第一次懵懂,第二次青涩,第三次熟练。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在经历了之前在教室内成功进行了一次小剂量的试验后(高锰酸钾和30%的双氧水),我和李**同学已经有了充足的信心,并在晚回寝途中来到了篮球场并将约20ml双氧水先倒入激活饮料空瓶内再将瓶子横置,再将约1g高锰酸钾用少量水粘在瓶盖内并将瓶盖拧紧。不料在扔出过程中双氧水由于惯性提前与高锰酸钾接触,迅速发生反应。在出手后1m后瓶子就发生了剧烈爆炸并使李**同学手、眼睛及面部多处受伤。万幸的是李**同学受伤并不严重。尝试是值得珍贵的,但人身安全还应该放在第一位,希望广大同学们引以为戒。

  4. 龙猫 Says:

    文章都不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