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09

在11班的报栏上看到徐风《风中细雨》中的这首小诗,让子萌同学帮助抄来:

命运
不管是什么样的水,只要它到达海洋,它就是海洋了。
不管是什么样的水,只要它到达阴沟,他就是阴沟了。
本来是这样的,却成了这样。

就我的理解来说,如果消极宿命一点,最后一句可以改成“从开始就注定是这样,还以为是那样。”对比少年班,数学班,六年制和常态班,我想关键是教学思路引发学习思路的不同,而内在本来没有什么差距,至少是没有那么大的差距了。

课堂上,语文老师给学生读范文,其中读到“爸爸,我可以抽支烟吗?”
只听到下面有学生接话说,“没关系,抽吧!”
老师气急败坏,“孩子,装大辈可是折寿的啊!”

课堂上有学生拿着布娃娃玩,老师有些生气,抢过来夹在腋下继续上课...
过了一会老师借机教育学生,“你们看,要是老师也和你们一样,天天拿着布娃娃上课,怎么行啊!”
学生接话说“没有什么不可以!”“一切皆有可能!!”,另一学生说“没关系啊,农村的老师不还背着自己家的孩子上课呢吗。”
我晕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