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qiusir:晨起赖床,傍晚夕阳。想来此半年也就常为此两事飞车了~

@qiusir:常有毕业的学生说“我大育才”,一想也是:单我在的浑南这个校区,有直升的高中部,全省选拔的理科部和超常部门,有新疆部,还有面向法、德、韩、日等国的国际部。什么时候成立个太空部,那下次一起批卷不就有外星人参与了哈~


@qiusir:东北育才学校机构和学制的繁复可从期末考生归属略见一斑。同一考场考生有高中部、科学高中部、少儿部、新疆部,悲鸿美校和双语高中还没来,国际部也没凑热闹。而高中部又分特长班、常态班和创新班,曾有过六年制。特长班又分数学特长、英语特长和日语特长,还曾有过计算机特长...当然这只是高一考场~

@qiusir:刚工作才少8班,现在都快招少28班了。最初特喜欢那些能迅速对答的男童鞋,可慢慢发现多是“浮灵”,很多过不了分流第一关。以后课堂上再遇抢答的多会告诫慢慢来,而单就好印象来说,前十名给出正确答案的反倒更认同后几位,他们更谨慎,要克服更多的障碍。至于犯了经典错误的,其实是更有教育价值的~

@qiusir:音乐台里听歌手介绍:大家好,我是Adele~爱戴!食堂里问海妹:看过《8毫米》吗?看过《8英里》。伊伊呀,这也是两个歌手的距离哈~

@qiusir:想这冰花是雪花的重生,那开春会发出哪年的叶了?如此枯枝顿时多了些许的生机~


@qiusir:不少同事忙着第28届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的接待工作,选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是把冬令营当冻令营了吧,要不就是迁就俄罗斯代表队~

@qiusir:毕业的学生回访时常有“早把当年学的那些还给老师了”的玩笑,而回过头来看,学生毕业并非要从学校和老师那带走什么,反倒是要留下点什么:留下美好的回忆在校园凝固,留下思维的火花在教室相传~


@qiusir:下午来了五位06级六年制的学生,一起聊得很开心。四年的大学让他们变化很大,可不仅是姑娘漂亮、小伙帅气,一个央企、一个外企、一个一直在美国、两个就要去美国,听起来其他人的状况也都不错。想来都是当年小学直推的,算是一直在普通班,看看现在的情况,那打破脑袋进什么好班也没啥必要哈~

@qiusir:这两天被些有歧义的试题耗散太多精力:先是和初中的争执分流卷,后是和竞赛的讨论联考卷,收获的成熟就是理解了我反对过的修订了我坚持过的。走在校园里忽然有了庖丁那目无全牛的境地,那些哪是学生呀,分明是一堆分数在游走~

@qiusir:一沙一世界?你我的感知或就是社会这大系统投射出你我的影像,尽管像有虚实正倒,也有缩放扭曲,但之所以为像,还是更多地呈现了真实。那关于时下的教育,常见跨界的指点,也常有盲目的指责,都说正人何如正己,可不少人还是更习惯对着镜子挑剔。套句时髦的话,你若正,社会便不斜!

@qiusir:就期末考试啦。想来这教书还真是件熬心血的事哈~


@qiusir:前两天爆表的阴霾尚未散尽,看清那高耸的烟囱依然大方吐着白烟,光天下这是何等的霸气。

@qiusir:你说这英语听力考试把韩语歌当放松也就罢了,怎么还要听广告呢?

@qiusir:WB-http://weibo.com/3009827
@qiusir:WX-iQiuSir QQ-3009827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