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16

曾经有人提出“教什么”在本质上不是永远,与“怎么教”相比,它们要次要的多。回忆自己的教学,过多的强调“清晰的知识”和“条理的逻辑”,而对于其他的比如交流、沟通、合作、认同等少有涉及。转型的社会也少有这方面的推动。
扬振宁曾说过,“物理学需要骨头,还需要有血、有肉,这才是活的物理。”物理学的基础和关键知识是骨头,什么是物理的血和肉?

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要使学生对价值有所理解并且产生热烈的感情,那时最基本的。他必须获得对美和道德上的善恶鲜明的辨别力。否则,他——连同他的专业知识——就更像一只受过很好训练的狗,而不像一个和谐发展的人。为了获得对别人和对集体的适当关系,他必须学习去了解人们的动机、他们的幻想和他们的疾苦。---爱因斯坦《培养独立思考的教育》

ps.
1、负责研制美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物理学家奥本海默对来访的英国诗人艾略特说:“在物理学方面,我们设法解释以前大家不理解的现象;在诗歌方面,你们设法描述大家早就理解的东西。
2、关于原子[ATOM],据说以前胡适翻译成“莫可破”,直译之“不可在分割的小微粒。”今天看书上说严复翻译成“莫破尘”。“尘”在佛经中是微小的灰尘。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