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欢迎来北方”,这是最好的时节。清爽的空气、高远的天空,阳光清澈温和,秋色浓墨重彩,让人由衷去赞美生命和感恩生活。阳台上那株沉寂多年的三角梅艳丽地开了,不知何时何处飞来的小蝴蝶,独自享受着这欲滴的安逸。平静也平凡的今天,是我五十岁的生日。

qiusir50

像考古一样发掘半个世纪的自己并不是件轻松的事,可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比抚今追昔更适合庆生的呢。文字的妙处在于,让我等凡夫俗子也可以在时光的隧道里游走(2005),重拾那石化了的碎片去拼凑新的过往。人“更好的自己”的愿景是包含着过去的。
(2022)[?]微信公号的版本访问快一些
Continue reading »

十二 01


Outgrowing God:A Beginner's Guide
Richard Dawkins
(原本在读道金斯那本《科学的价值》,因为临时放假放在办公室,疫情期间在家看完了这本。年底要温习这一年的读书笔记,那办公室的那本会是2023年的第一本了。)
献给所有觉得自己年纪够大可以决定人生的年轻人。

一、上帝,再见
1、好的的神啊!
天主教徒相信耶稣的母亲玛利亚“无染原罪”。
我(道金斯)本人就是在一个基督教家庭长大的。小时候我去基督教学校读书,13岁的时候成了英国国教会的一员,可15岁我就放弃了基督教信仰。这是因为9岁的时候我就想通了一件事...(这点和费曼有点像;罗素十来岁想到自杀...)
如果有一种信仰是真理,凭什么它就一定是你碰巧从你的出生国继承来的那个呢。
2、真的有上帝吗?
“历史必将善待我,因为我会成为书写历史的男人!”(丘吉尔的话让我想到地球是平的?网友说是圆的。中国历史不会再出一个曌吧。)
“非同寻常的结论需要非同寻常的证据。”卡尔萨跟
“要印证一个非同寻常的说法,它的奇怪程度和所需要证据的重量级成正比。”
每次面临两种可能性的时候,记着去选择相信不那么匪夷所思的那个
3、神话和它们的起源
“货物崇拜”来自太平洋上的新几内亚和美拉尼西亚群岛。二战期间,这些地方的很多岛屿被日军、美军、英军和澳大利亚军队占领...充足的物资涌向军事前线。类似的情况自19世纪就一直有。殖民地的官员和传教士随身携带不少东西,也有不是要物资是特地运来给他们享用的。鉴于这些外来的闯入者从来没干什么正经事就拿到了东西,那他们一定是在举行某种宗教仪式了...(类似的情节费曼也提到过几次。cargo cult)
1974年菲利普亲王队塔那岛进行了访问,(在海军任职的时候可是相当高大帅气的),即便到了2018年,有些当地居民还在翘首期盼他“耶稣复临”一般回归。
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将近一半的人居然相信亚当、夏娃的故事是真的!幸运的事,还有另一半人不信。正是他们让美国成为人类历史上科技能力最强的国家。你不得不思索一个问题:要是没有另一半对科学无知且相信《圣经》字字为真的同胞拖后腿,那一半人能再往前进步多少?(缺少社会润滑,这话还真不好说,没准科技会发达到自己毁灭的地步也是有可能的。)
4、真的是“至善之书”?
魔鬼晒衣陀乃曾劝易卜拉欣不要做这么可怕的事情(拿自己的儿子献祭)。这倒让恶人变成故事里的好人了。
罗马总督最终下令处死耶稣,但是他要来水当中清洗双手以示清白。犹太人大喊,“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5、我们想当好人非得要上帝吗?
2013年7月美国联邦监狱服刑者自述宗教信仰,28%新教徒,24%天主教徒,5%穆斯林,剩下大多数信的是佛教、印度教、犹太教...
“恨我的,我必将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保持恨意?)
耶稣是犹太人,对他来说,律法指的就是《旧约》里的一些篇章。(根据以赛亚书中以赛亚的预言,耶稣出于大卫的家族就是犹大部族。)
6、我们如何决定什么是善?
林肯和达尔文出生在1902年的同一天。
在英国,1928年女人才获得和男人同等的投票权。法国1845年,瑞士更是要到1971年。
天主教信条《生命祭》,“从卵子受精那一刻开始,一个新的生命就已存在。既不属于父亲,也不属于母亲,而是一个有其成长轨迹的独立个人。假如他还不是人,那么他就永远不可能是人...从受精开始,一场人类生命的冒险就开始了。”

二、进化论以及更远的事情
7、果真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可变光圈 iris diaphragm 虹膜光圈
相机镜头和鱼眼睛的晶状体都得前后移动,而猎豹、瞪羚和人类还有其他哺乳动物则不会用那么明显的方式。它们会通过与之相连的肌肉来改变晶状体本身的形状。
头足类动物可以模仿环境的颜色,可自己却是色盲。
“我们身上写满了历史。”
8、一步步实现不大可能的事情
任意一个新生儿,它体内影响爪子长短的基因和父母的不尽相同。这种变化是随机的。基因发生了变异,变异本身也是一种随机的过程。
大的变异是坏事,小的变异有接近一半的可能性是好事。(改革和革命?)(人的变化,甚至是知识的累积,也都是一点一点来的,但人的提升却可能是突变式样的。)
多少个世纪以来,许许多多的农夫、园丁、养狗人和养鸽人等都很清楚这种人工选择有多大的力量。
有些突变的基因让动物得以生存繁衍。
成功的变异可以随机,但是得微小,这是关键。变异的动物不能是随便拼出来的乱团。和上一代相比,每次随机的变化只能带来一丁点的差异。
一代代的自然选择已经达到了一种绝妙的平衡:既不会因为太胆小而没时间好好进食,又不会因为胆子太大而被吃掉。
比起佩利的表,上帝本身更加不大可能出现。不管是什么,只要它聪明复杂到可以设计万物的程度,那它降临到这个宇宙中的时间都早不了。
9、晶体和拼图游戏
你拿一堆做表的零件拼上一千次,会有一千种随机的组合,而这其中只有一种能计时或者别的什么用途。这就是钟表和石头之间的关键区别。(一堆随便丁零当啷敲出来的石头到底还是石头。)
雪花是一座“建筑”,它是由许许多多的六边形“砖头”砌出来的。
每座“建筑”的搭建方法也互不相同,每片雪花的形状也就独一无二。这就像是瞬息万变的历史留下的一个个指纹。
雪花和其他漂亮的晶体都更像佩利所说的石头,而非他所说的钟表。
酶属于催化剂,是自己不发生变化,但是能加速化学反应的物质,它就是一种帮助化学反应速战速决的实验室助手。
(道金斯)7岁的成绩单上写着,“对道金斯来说,他的速度只有三种,慢,很慢,不动了。”
在这个酶分子布满缝隙的表面上,适合x分子的坑洞就跟适合y分子的坑洞挨在一块儿,因此它就尤其擅长加速xy分子的结合...
10、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
DNA是数字代码,就跟计算机代码一样。
这种自下而上的力量,并没有编舞的功劳。
几十亿年的进化之后,细菌“摇身一变”成了你我这样的人。
11、我们因进化而信教?我们因进化而向善?
我们可能把影子当作贼,但我们不会把贼当成影子。即便有时候我们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动性的东西,我们也会先入为主地觉得自己真的看见了。当我们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宗教便产生了。
误报,假阳性。漏报,假阴性。
斯金纳的鸽子
迷信本身很可能并没有给我们祖先的生存帮上什么忙。但是,我们的祖先大都喜欢在世间寻找规律,这让他们注意到重要的事情后面跟着其他事情。这种习惯给他们的生存帮上忙,而迷信只是这其中的副产品。
自然选择青睐擅长留意规律的人,迷信和宗教信仰便是其中的副产品。

自然选择让孩子的大脑相信父母、老师、牧师和其他长辈,而这带来的副产品便是无用的迷信。这样的模式得到了自然选择的垂青,因为长辈告诉孩子的事情大部分还是合理的。

自然选择在我们脑中构建起的善良或许很有限,而它也会同时带来糟粕。更常见的状况是,这两者之间存在某种平衡。
在达尔文的理论中,我们似乎可以找到某种催人向善的压力。这也构成了我们区分对错的基础。但是,我认为后天习得的道德观念把这点原因埋没了。
12、源自科学的勇气
只要我们的认识体系中有缺口,就有人拿上帝把缺口填上。
科学有个烦人的习惯:一路发展再把缺口填上。达尔文就填上了这个史上最大的缺口。我们也应该有勇气期待科学最终可以把余下的缺口一一填上。
赫胥黎说过,“所谓科学,无非是锤炼过后组织有序的常识。”
“月球没有重量,而它一直在绕着地球下坠?”
1912年德国科学家阿尔弗雷德·魏格纳发现非洲的西海岸和南美洲的东海岸好像可以拼成一块,就跟拼图一样。
如果你让碳原子核肿到网球那么大的话,那在钻石的晶格里,离它最近的另一个网球得有2千米远。而他们之间完全是空的,因为电子实在是太小了。
“想想你儿时的经历,想想你记忆犹新的事情...你当时根本没在那儿。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今天的你身上的原子没有一个当时在场。”
哥本哈根诠释
“比起上帝创造我们的可能性,我们创造上的可能性大多了。”
阿尔佛雷德·华莱士比达尔文稍晚独立发现了进化论。
有勇气对明显可笑的事情深思熟虑。

如果说炮弹和羽毛会以相同的速度下落,那该多么“显而易见”地可笑。但是,伽利略带着拥有智慧的勇气前去试一试,证明果然如此。要说非洲和南美洲曾经连接为一体而后慢慢漂流分开,这也好像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谈。但魏格纳就有勇气去看看这样的观点能推到出什么结论。面对人类的眼睛这样“显然”是设计出来的东西,要说它根本不是设计似乎同样荒诞不经。但达尔文就是有勇气去面对这样的“荒诞”的可能性,而现在我们知道他说的没错。

基于自然选择的进化论,这个简单的真理凝视着那样多的面孔---所有古希腊的智者,还有达尔文之前所有的伟大数学家、哲学家。面对显而易见的事情,他们当中无一人胆敢违抗。他们面对自下而上这样精妙的解释视而不见,而满纸写下似乎皆是错误的自上而下创造论。
那么多智慧的头脑都无缘发现自然选择,恰恰因为自然选择的道理太简单了。
不管是达尔文还是伽利略、魏格纳,他们都拥有智慧的勇气。而这样的勇气应该激励我们在未来走得更远。
如果G比现在的值小,引力就会太弱了,弱到没有办法让物质聚集,那么就不会有银河,不会有化学反应,不会有行星,也不会有进化和生命。如果G的值比现在稍微大一点儿,我们所知的星辰将不复存在,它们如今所有的形态都会消失,因为自身的重力就足以让它们自己坍缩,或许就变成了黑洞。星辰、行星、进化、生命都将化为乌有。
为了讲道理就把神牵扯进来,那问题非但解决不了,反倒是要走回头路。
人择原理
我们人类是一种存在,我们之所以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在这思考着自己存在的问题。所以,我们生存的这个宇宙就得是这个样子的,它得有能力创造出我们人类。我们栖息的这个星球也必须具备产生人类的条件。
按照人择原理,地球当然得在宜居带里,因为我们存在着呀。
金凤花条件
因为有人大胆迈入令人恐惧的空白地带,一开始似乎不大可能得事情最终变成了真理。这种事情在科学史上屡见不鲜。要想获得勇气,我觉得两手都要硬,要变得成熟,放弃对神的迷信。

十一 25


HOW TO THINK MORE ABOUT SEX
在爱情和欲望之间 阿兰·德波顿
(不好意思把这本书带到单位去读,万一被学生看到题目会有误解呢,就像有学生吐槽说某某某在办公室浏览带颜色的网页...之前读过一套THE SCHOOL OF LIFE的书,似乎就缺这一本...)
引言:我们共有的性爱难题与难堪
比照那些被高度扭曲了的所谓“正常”的性爱观念,那么,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是变态。
几千年来,由于宗教思想和世俗观念的双重束缚,人们无端承受着“性爱有罪”观念的折磨。
性绝不是那种我们能轻易获得“解放”的东西。性爱却永远不可能会是我们所渴望的那么简单或美好。性基本上就没有所谓的民主和善良一说,它摆脱不了残忍与侵犯行为,也摆脱不了征服与羞辱的欲望。
一本性爱手册如果说有用,它就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管理我们的痛苦,而不是如何消除所有的痛苦;它应该是一所关怀院,而不是医院。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一、性的欢愉
1、性欲与孤独
...因为就在最让人恶心的时刻,我们却获得了对方的欢迎和接纳。
在《创世纪》里,上帝将亚当和夏娃驱逐出伊甸园,施予他们的一大惩罚是让他们对自己对身体感到羞耻,这绝不是巧合。上帝宣判这两个忘恩的男女将永远对赤身裸体感到羞愧。不论我们是否承认对肉体的羞耻感来自于这一宗教源头,显而易见的是,人类穿衣并不仅仅为了取暖而已,也是因为---而且可能是主要因为---我们担心暴露自己的肉体会引起他人的反感。
在这样一个虚情假意的世界,通常我们很难讲清楚别人是真的喜欢我们,还是他们仅仅出于责任而说喜欢我们,而我们私处的湿润或坚挺就成了真心喜欢的毫不含糊的标志。
性爱一旦允许我们隐藏的自我被别人看见---进而获得赞许---我们才会获得情欲上的快乐。
我们虽然也有阴暗面,但他们并不在乎。他们就像理想的父母那样,能够看穿我们的所有,并确定我们本质上是善良的。
情欲就是我们找到一个能够与自己分享同样价值观和生存意义的伴侣的兴奋感受。
我们的文化不鼓励我们承认自己在性爱中暴露出来的自我。
2、“性感”仅是外表吗?
美代表健康。
我们的相貌指示了我们的遗传命运
我们的大脑的某个区块深深镌刻着人类最古老的对于求生的执着,因此美是健康的终极象征。
性欲和对美的倾倒与人生的终极目标相关联,那就是“生儿育女”。(想必作者是读过《自私的基因》)
“美是幸福的承诺。”司汤达
3、娜塔莉还是斯嘉丽?
性偏好与对艺术的偏好是一样的。

二、性的问题
1、爱与性
我们拐弯抹角地谈论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用各种借口掩饰真正的需求,渐渐地我们习惯于说谎,让别人心碎的同时,自己也会在夜里充满悔恨和伤感。
我们应该认识到任何需求都不占据道德优势。
现在已到了赋予爱与性两种需求以同等的地位,不再附加道德色彩的时候了。爱和性欲这两种需求均独立存在,它们具有同等的价值与正当性。我们不应该再通过撒谎来满足这两种需求。
2、表白被拒
遭到拒绝之所以让人深受伤害,是因为我们不仅视此为对我们外貌的否定,而且是对我们整个自我的否定。
3、性冷淡
性爱是一种太过私密的活动,有时确实不适合与我们相当了解且整天见面的人一道进行。
“他们对所爱的人没有欲望,对于让他们有欲望的人却又没有爱。”
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新人,而是以新的眼光看待熟悉的对象。
(我们需要花费怎样的代价能回到从前,经济、环境和心理,最大的是时间的成本。我说的是疫情。)
家具本身从不做改变,所以它们也“坚持”令我们不去改变。
伟大的艺术作品却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它能够激发我们对习以为常的事物产生新的看法,它能够揭示出那隐藏在日常外表下面的新的、被忽略的或者未被发现的魅力。在这样的杰作面前,我们会感到平凡的事物被重新照亮,我们被其中的美所震撼。
(为什么对一些基本的学科逻辑要很是熟练,就像是我们打字一样,不是要每一个字母都要去确认一些,只有盲打的熟练才能谈得上写作,否则只是机器。)
不举归根结底是尊重对方而造成的症状。不举那是道德想象力集成的结果,于是在未来,男性或许会用不举来彰显自己的心灵深度,就像今天我们会躲在浴缸里偷偷吞食伟哥,以此来证明自己雄风永存。
我们能够在家门口享受到异国水果的快递服务,也能够制作出微导体,但是我们却无法找到更有效的方法来应对夫妻关系的紧张和疏离。
相比起飞机降落和脑部手术,人们对于处理两性关系的知识所知甚少。
于是在现代社会,人们渐渐形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两性关系的主要难题在于如何找到“正确”的人,而不是学会如何去爱一个真正的人。
他们在扮演父母角色中的表现出要比他们作为恋人的表现要好得多。于是,尽管他们充满善意,却造成了一种假象,而这对我们成年后的人生造成了复杂的影响,导致我们对经营一段成功的感情毫无思想准备。
4、色情
色情内容会降低我们对于毫无明确指向的焦虑和无聊情绪的承受力。
宗教之所以认为性充满危险,正是因为它深知性同时也非常美妙。问题在于,这种美妙可能会阻碍人类去关注那些更为重要和更值得重视的东西,比如上帝和人生。
适当的压抑对人类的道德健康是有好处的,我们这个秩序井然、充满仁爱的社会才会运转正常。
猛虎一旦出柙,我们的生活就将彻底毁灭。
know在古英语中也可以用来表示与人发生性关系。(knowing sth.)
为自己身为自己而道歉,为自己变老,为自己乏味...为自己把忠诚的标杆高高地悬挂在没有必要的高度而迫使对方撒谎而道歉...
没有谁会是另一个人的一切。
真正的错误出在现代婚姻意识上,这种观念不合理地坚持认为一个人就可以永远地满足灵活一个人在性与情感方面的所有需求。
寄希望于一个永久的合法伴侣以获得满足,完全是他们在情感需求与实际限制之间谋求平衡的结果。
爱情、性与家庭,每一样都会对其他两样造成极大的影响或伤害。
婚姻就是这样,像一张永远铺不平的床单:每当我们想要追求一部分的完美,就必然会把其他部分搞得更加糟糕。
(对于一个眼睛花了的人来说,最讨厌的表单是;和:)
“我已经考虑过各种各样造成人生不快乐的情形,最终我选择你作为我的归宿。”
婚姻从一种社会制度变成了一种情感的献祭,从一种外在认可的成人礼转变成一种内在的受到某种情感状态驱动的反应。
浪漫主义凸显了虚情假意的危险,但如果我们试图始终保持外在生活与内在感受的一致,那么我们面对的危险同样也不会更少。
有太多人在开始一段关系的时候错将道德重心放在了错误的地方,自鸣得意地对出轨极尽嘲讽,认为这是一件令人作呕和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事实上,忠实地信守婚姻才更加奇妙、更值得表彰的行为,只是我们通常都把它看作是理所当然的...
一对夫妻在婚姻的牢笼里相守一生,对外在的性诱惑无动于衷,这实在是文明和善性的奇迹,对此双方都应该心怀感激。
三、结语
唯有透过性这一面三棱镜,以往才可能得到正确的理解。
如果没有性,我们会变得无懈可击,而这是相当危险的。我们可能相信自己一点也不可笑。我们不会那么深刻地领会到被拒绝与被羞辱。
正是性冲动制造了这场必不可少的大混乱,它打破了日常生活中的特权、等级、金钱和智慧的层次高低。
我们甚至可能欣然接受性冲动带给我们的痛苦,因为如果没有这种痛苦,我们就不会如此熟悉和理解艺术与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