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我记得在“没有发现外星人的原因”中提到人在远古时对动物的恐惧应该是以基因的方式遗传了下来,以至于人强大到让所有动物惧怕的时候,这种弱者的基因还没有退化完呢。

如果按照自然选择的结果会在基因上有所反应的逻辑想下去的话,为什么几千年前人类宣扬的真善美还不能反映在基因上遗传下来成为所有人的本能呢,相反即便社会进化到现在,假恶丑还没有一丝消亡的迹象呢?!

从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儿细节观察,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原由。当我们的普通逻辑引导每个人都在成为社会中的强者的时候,很多的争强者在和同类的强者竞争中败下阵来,甚至消亡,相反,弱者几乎不需要竞争,而消亡的强者还会留下很多的机会,当然不能否认不少的弱者会被强者践踏,但同样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和很多强者因为争强消亡,很多的弱者因为弱而生存了下来。富足者,贫寒者,有的人因为强,有的人因为弱。

一贯的强者会经过岁月的累计形成强者的基因,而更长久的生存下来的弱者同样会以基因的方式左右着个体的社会存在方式。以此类推,真会存在,因为真的基因,假会存在,因为假的基因也存在,基因的存在,那是自然筛选会的结果。善的,恶的,美的,丑的...大概都有类此,因为他们都有自己存在的方式。

“存在即理由!”宽泛的看待社会上的各种实例,所有的品行的表现无非是生存的一种方式。而我们人类为什么偏偏要赞美真的善的美的,不完全是他们是好的,是对的,而是这本身就是自然力量在维持着一种平衡,社会生态的平衡。“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的墓志铭。”如若不然,或许多少年后,我们舆论要赞美的是真善美的另外一面了。

要么表现出坚强,能敌得过一般坚硬的强硬,要么还是表现出柔软或是不堪一击的脆弱吧:)

On this day@qiusir blog

One Response to “社会生态的平衡”

  1. abingsbs Says:

    物理老师中竟有如此思想深邃者,佩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