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31


年末了,收到任课班级送来的新年日历的礼物,喜欢这喜庆的烫金封面和“把日子过成诗”的调调~

前几天不经意翻到“2013这一年”的旧文[?],除了看到上进的背影,也想起曾有过年终写总结的惯例,去年的“2017会对我更好一点”[?]只算是年终的感慨吧。这几年常规的教学任务有增无减,连续高三、三个理科班,加之“求师得数位学习”实践活动的推行,平日少了很多感性的时间,最多只是利用上下班的路上走走拍拍,发个微博记录下生活的点滴。至于今年能否写个总结,心里还是没底,谁知能不能中间被调去出分流题呢?还好,感谢领导照顾,但都这把年纪了还会为工作的事忐忑,唉...

前两天菊姐说她以前常看我博客的,问现在还写不写。就过去了的一年,去了几个地方、读几本书,也收获了不少,如此这些琐碎,以往多少有些记录,自己也懒着再梳理了。趁着还有点闲,还是吐吐槽,吐一槽苦水吧。
Don't get it right, just get it written. - James Thurber
印象中,工作二十多年是第二次请了一周的病假,2008年肺炎那次还是在期末[?])。大上周学部大会,教学主任总结中提到我病假一周,上周食堂早餐,德育主任还主动问起病情,这两天学部教化学和教数学的两位骨干相继住院,大家都很敏感,也议论纷纷...我目前只是咽炎,想来有点惭愧。虽然工作生活大家各有各的不易,但平日感冒挺到好的那些老师们着实更不易。我甚至好奇,这里什么样的遭遇能唤起同情?同情究竟长什么样呢?

“人的一生有一个半童年。一个童年在自己小时候,而半个童年在自己孩子的小时候。” 按余光中的说法,消极了讲,我最多有半个童年,还是长大后从老家那零零散散听来的。但乐观想,当教师的多少也能从学生那得到点童年的补偿,按照100个学生补偿0.1个童年计算的话,我的童年也会比平常人多不少。以后大家看到课堂上淘气的我要多多担待,权当是对我童年缺失的补偿吧。

年末了,各班课代表来邀请参加元旦班会,我坦白讲了不会参加。他们还不太了解课堂外的我通常把人群当成沙漠,况且那节日恐惧症的阴影犹在[?]...课代表阿龙说他也不喜欢群体的娱乐。还说,午间从楼上常常看到我一个人低着头快步走向教学楼,而别的老师三五成群的...其实与这学期午间运动从篮球改成跑步有关,加之嗓子不好,课下也尽量少说话。当然,我也很是享受“内心的狂欢”...


没有18岁的旧照,让我的手机摄影启蒙老师拍了张新的[?],当是辞旧迎新纪念吧,不过和本文情绪有反差~
I always knew looking back on my tears would bring me laughter, but I never knew looking back on my laughter would make me cry. - Cat Stevens
母亲过世的那夜,凌晨睡梦里,我是被父亲和妹妹的哭喊惊醒;辞旧迎新的鞭炮声中,我是在老家的炕上眼见父亲蹬腿咽气。就如经历过的清贫让我容易对物质满足,很小就直面过死亡的恐惧,让早活过了父母的年龄的我对寿命已是知足了。有人说“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Today is the first day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这话我更多时候的理解是“今天可能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这或许也是向死而生吧。

把日子过成诗,一般是在把日子过成唯美诗的愿望中把凄美诗过成了日子吧...现在已不在意生活的诗是唯美还是凄美,是长诗还是短诗,简单就好,精致更好。自己能做的,无非是把能把控的做到更好就好。而一但不能在身边寻找到美好,那就去书里寻找...

苦水吐完了,剩下的是过去的一年心存的感念和奋斗的余温,虽然“新年如旧年一样”的愿望是顶奢侈的,还是希望2018请继续对我更好一点~

前几天提前续交了物业费,今早出门,车卡显示还有366天...

On this day@qiusir blo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