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放假了反而更忙乱:(天天盼着开学...
上了校报,据说上万份的发行呢:)近来身边很多人提起及,看来小传媒的即时影响要强于大媒体呢。

这些天总开会,忙乱中竟也看完了《费马大定理》,感慨知识探索时如波涛起伏,偶也惊涛拍岸,而天才的灿烂多如一现昙花...“科幻小说家Clarke曾这样写道:有过一个有名望的教授说某事毫无疑问是正确的,那么有可能下一天它就被证明是错误的。科学证明不可避免变化不定和假冒。另一方面,数学证明是绝对的,无可怀疑的。”

哈达说:“不朽”可能是个缺乏理智的用词,但是或许数学家最有机会享用它,无论它意味着什么。数学家的样品,像画家或诗人的一样,必须是美的;各种思想,像色彩或词藻一样,必须以和谐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美是首要的标准,丑陋的数学不可能永世长存。

皮特.海因说:值得解决的问题会以反击来证明它自己的价值。
伊夫斯说:一个高超的问题解答者必须具备两种不协调的素质---用不安心的想象和极具耐心的执拗。

数学不是沿着清理干净的公路谨慎前行的,而是进入陌生荒原的旅行,在那里探险者往往会迷失方向。撰史者应该注意这样的严酷事实:绘就的是地图,而真正的探险者却已消失在别处。---安格林

On this da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