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On Seeing and Noticing Alain de Botton
他博学杂收,好学深思又在在处之以平常心;他感受如普鲁斯特之纤毫毕现,文笔堪比蒙田之揖让雍容,趣味又如王尔德之风流蕴藉---而又不至坠入愤世嫉俗。他教我们懂得享受每天的平常岁月,加我们略过虱子只管恣意享受那袭华美的生命旗袍。(张爱玲,生命是一袭华美的旗袍,上面爬满虱子。)(腰封上的这段话应该是编辑写的吧)
@qiusir:读这本书感觉并不好,除了开篇的序,奈何对阿兰印象太好,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可以当一名作家的话,也应该是一个随笔作家,下一本如果感觉好,就入手全套的。还是决定简单记录这本书,也是觉得这套书的设计编排很好,以至于我特地留意了上海译文出版社,留意了责任编辑衷雅琴,装帧设计张志全工作室,如果我的小册子也能找他们出版多好啊哈哈...
@qiusir:这篇“我的作品在中国”的总序我读过很多遍,每次都像是有新的发现,或许也是忘记的速度更快吧。

我自己在读书时总是很自私:我不像只是为了读书而读书。我读书是为了学习,是为了成为一个更好、更有自知之明、更多才多艺的人。我几乎从来不为了“取乐”而读书。

(2004年5月,机场接我的编辑)要想让中国读者接受一个全新的欧洲作家的作品这的很难,除非是那些教你如何取得商业成功或是如何操作电脑软件的书。(十五年过去了,市面上电脑书少了很多,但教你如何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就是如何赚钱如何和人相处赚钱的书似乎更多了)
写书的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种人搞不懂为什么他的大著地球人没有人手一册;另一种人则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竟然有人肯巴巴地花钱买他的书而且认真读过。(阿兰属于后者,我竟然大言不惭属于前者,所以我的书不会畅销,当然也无处可销)
你越不喜欢一个人,你越能够信心百倍,轻而易举的吸引他。强烈的欲望使人丧失了爱情游戏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漫不经心,你如被人吸引,就会产生自卑情结,因为我们总是想把最完美的品质赋予我们深爱的人。(无欲则刚?对待一件事情特别在意往往也有事与愿违的宿命)

普鲁斯特说:“事实上,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书籍只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作者将其提供给读者,以便于他发现如果没有这本书的帮助他就发现不了的东西。”(放大镜、望远镜、显微镜,看身边的、看遥远的、看细微的)
我读书时总抱着非常个人的理由:为了帮我更好地生活而读书。

伟大书籍的价值,在于能够以比我们更加完美的方式描述这些感情和人物,它能够提供一些感受,我们虽然能明确认识到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感知,但却无法自己将其表达出来。(心中皆有,笔下全无。每天都吃饭,但味道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没什么新鲜的话,我们还是愿意不停去阅读的原因吧)

坚定地相信人生皆苦,是人类几百年来得宝贵财富,是对抗痛苦的壁垒,是梦想破碎的防线——然而人生皆苦的思想却被现代观念培育出的期望值无情地摧毁。

幽默不仅是攻击地位显赫之人的有效工具,而且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并缓解我们自己的身份焦虑。

学着读书---协作又何尝不是---也就等于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我们的个性并非如我们乐于想象的那般密不透风,我们自以为只归我们独有的很多东西其实根本没那么私密...而是说它们其实都是人类所共有的东西。我们在发现自己并非如此孤立的同时也要付点代价:我们也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般与众不同。(读过几次了还是很喜欢)
爱情的反讽之一,你越不喜欢一个人,越能够信心百倍、轻而易举地吸引他。

一个人的怪异行为从本质而言往往是简单的动物性目的---食品、居住和后代的繁衍---的复杂化体现,如果能够发现这点,人们将再次获得一丝安慰。
@qiusir:我还是喜欢用铅笔在书上自己记录,这种从网上检索来的佳句总有点缺憾,但对于枕边看过的书,我很难有耐心再看一遍,有如看过的电影很难再去看,或许等我忘记了看过的时候再看吧。

沉默是严厉的谴责。与一个缺乏吸引力的人在一起时保持沉默,意味着对方是无聊之人。而与一个充满魅力的人在一起时保持沉默,你肯定会认为自己才是那个无聊透顶的人。

20


The Scientist as Rebel Freeman Dyson 肖明波等译
(翻译至少阅读没什么障碍,但封面设计以及印刷质量,对不住戴森,建议阿玛尼出版社学学上海译文出版)
@qiusir:读弗里曼·戴森的书总能带来震撼,这本《反叛的科学家》让人感受到的,不仅是一代人或几代人的差距,更像是族群的绝望。或许参照计算机发展的程度,生物技术发展的前景给这种差距的弥补留有一线希望…… ​​​​
从伽利略到今天的业余天文观测者,科学家们都有反叛精神,戴森如是说。在追求大自然真理时,他们受理性更受想象力的指引,他们最伟大的理论就具有伟大艺术作品的独特性与美感。
坚毅的面孔,柔弱的身躯
---如今都已远逝。
而你仍安居在光与影之中,
乡村那种种淳朴的品性,
酝酿了你人生的悲喜剧的场景;
而在我们的心目中,你却显得
越发心肠火热、目光敏锐。

---塞西尔·戴伊·刘易斯
译本序
Continue reading »

13


PROPOS SUR LEDUCATION Alain (Emile Chartier:1868-1951)《教育漫谈》王晓辉/译
《教育漫谈》收集了作者在1921-1931年发表于《自由漫谈》杂志的文章
1892年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校(100年后我才上北京非高等师范大学)
译者序
1886年,阿兰在某中学做走读生,在那里遇见哲学教师Jules Lagneau,奠定了其未来的哲学学习方向。
1892年大学毕业,获得中学哲学高级教师资格,先后在几所中学担任哲学教师,深深影响了很多学生...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虽然教师可以免除兵役,但阿兰坚持参军,在部队担任炮兵下士,拒绝晋升。
自1903年,阿兰开始为《鲁昂快报》的“漫谈”专栏撰写文章,至1914年,他发表的漫谈短文超过3000篇...
学校看起来十分美好,因为错误在那里没有任何重大不良后果。(78)
人们在这里犯错,人们又在这里重新开始,错误的加法不损害任何人。(29)
家长可能对于自己儿子的无知感到脸红,犹如为自己感到羞愧,他会失控,事情会越来越糟。但“学校显示出公正,它不必去爱,也不求原谅,因为它从未伤害过谁。教师的力量再有,当他责备之后,随即便不再去想,孩子们都十分明白。”(9)
人需要通过痛苦来培养,他应当获得真正的快乐,他值得拥有这些快乐。但付出后才有收获,这是规律。(5)
有兴趣的事物从无教益。(27)
一眼就能看到完整的句子,就能认识词汇的帆缆,就像水兵认识自己的船舰。(39)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