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教育在十字路口 Education at the Crossroads
Jacques Maritain

教育一词具有三层相互混合的内涵。它或者指塑造人并使人得以完善的任何过程,或者指成年人有意识从事的培养年轻人的一项工作,抑或---在最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指中小学和大学的特殊使命。教育是一门艺术,而且是一门特别艰难的艺术。然而就实质而言,它属于伦理学和实用智慧的范畴。

这种“教育手段对教育目的之超越”和随之产生的“所有确切目的和真正效用的衰萎”,似乎成了对当代教育的主要责难。教育手段并不是坏东西;相反的,他们通常都比古老的教育学要好得多。然而不幸的恰恰是:教育手段太好了,以至于我们看不到目的。今日教育出人意料的弱点,就在于我们太依恋于现代教育手段和方法的完善,以及我们没有使手段服从于目标。
一个医生会在他的实验室里相当全面而仔细地检查患者反应的时候,忘记了原本治愈疾病的目的,而导致了患者的死亡---死于受到太多周到的照料和分析。

我们对错误的判定要比错误还要肤浅很多,甚至过于粗暴而无理性。
浑南校区的少儿部就搬走了,跑过去“捡到”了这本小书,不能不说真本书让我从心认识了教育哲学,得到这本小册子不能不说是一种很运气的缘分。何止是教育在十字路口,社会的发展让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甚至每一件事都是在十字路口上,我们的每一天,就生活在十字路口上。

教育的目的就是引导人发展其进化的能动性;经由此一过程,他将自身塑造成具有人性的人---以知识、判断力和美德武装起来的人。

我们塑造人,使其在社会中适应正常的、有益的及与人合作的生活,或者说在社会范围内,引导人类个性的发展,唤醒或者强化其自由感、责任感和义务感。但以上都是教育的根本目的,却又不是首要目的,而只是处于第二位的根本目的。
教育的最终目的涉及人类个体生活及精神进步过程中人的个性问题,而不是人与社会环境的关系。个体的自由本身是社会生活的核心。

Platonic学习完全在于学习者,而不在于教师。知识一开始就预先存在于人类的灵魂之中了。教师只能唤起学生对那些自己已经知晓的事物的注意,学习就只是一种记忆而已。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知是先天的道德感和判断力。

如果说教学是一种艺术,而教师是一个艺术家,那么,教师是否就像一个雕塑家或是孔武之力的米开朗基罗,会狠命地敲打大理石,或专横地把已经设想出来的形式强加于被动的泥土之上呢?这样的观点在昔日的教育中并不罕见。由于与事物的本来面目相反,所以这是一种粗俗的、灾难性的观点。因为,就算受教育者并不是个天使,他也绝对不会是没有生命的泥土。
如果一个青年人不懂得精神活动的乐趣,不为认识的欢愉和美的愉悦而振奋,如果一个青年人不懂得追求理想的热情、初恋中的激动体验、诗和智慧的快活和惬意,那么,他就是不幸的。对专业化的极端崇拜使人类生活失去人性。要歪曲和贬低个性很容易,但要塑造它却相当困难的。

尽管学校特殊的专业功能是教育,但它在完成其教育任务的同时,却常年使年轻人成为令人麻木不仁的过量作业和杂乱无序的专业化之下的牺牲品。此外,学校还经常熄灭了学生的天赋才能之火,靠虚假的知识骗取学生对真正理解力的渴望。

教育艺术确实可以和医学艺术相比较。医学设计的是那些拥有内部活力和内在健康原理的活生生的人。一生对于患者的痊愈能产生真正决定性的影响,而且是以一种什么特殊的方式实现这一影响的,即根据生命机能的动力系统,在其运作中模仿生命本身的活动方式、帮助生命、为生命机能的需要提供适当的饮食和药物,使生命趋于维持其生理平衡。换言之,医学是一种生命和谐的艺术,是一种服侍艺术,是一种从属于生命自然的艺术。教育亦是如此。

帕斯卡Pascal在没有任何教师帮助的情况下,凭借着自身的独创性,发现了欧几里得几何第一卷中的前32个命题。
任何把教师视为主要动因的教育都曲解了教育任务的真正本质。教育的主要动因和动力因素并不是教师的艺术,而是能动性的内在原则,即天性和心灵的内部力量。
@Emerson:首先我们要当一个好兽儿。
教育和教学永远不要忽视其要使脑力和体力有机统一的任务,不要忽视心灵在统一中求得自由的基本需要和渴望的有机统一。
必须使儿童始终对他的工作居高临下。”“永远不要遗留任何尚未克服的困难。”“无论对什么都不要演说般地进行谈论。”

永远不要把习得的东西被动地、机械地当做加重心灵负担、使心灵愚钝的爱板信息接受下来。必须通过理解把信息主动地转变成心灵的生活,并且这样来强化心灵生活,犹如火中添柴,柴助火势,让火越烧越旺。但是若将大量潮湿的木头扔如火中,只会将火熄灭。用卑躬屈膝的方式接受知识的理性,并不真正理解知识,而智慧受到那种并非属于它本身而是属于他人的知识之压抑。与此相反,通过积极地同化,即用自由而无拘无束的方式接受知识的理解,能够真正理解知识,并且,在理性的活动中,那种自此以后属于它自己的知识会使理性得以张扬。

只有在享受知识和美的成果的过程中,由我们的内在的能动能的抒展所构成的闲暇,才是与人类中最具有任性的东西相符合的闲暇,才是比工作本身更具有价值的闲暇。
教育是某种社会“有机体”意志的一种表现,“这个社会有机体充满着生机,并被一个思想所推动。”“教师和学生……都是国家的代言人。”
这跟一个坚决主张飞机没有什么价值的汽车公司处于同一位置,因为汽车司机知道如何开车,却不知道飞行并不是开车。

教育的目的应在于:借助知识、智慧和爱,使个体活动的精神解放,并一次唤醒和释放学生本性中的精神渴望、提升学生的心灵层次。因为唯有当教育成为精神的主人、背离技术至上的奴隶之时,其才能真正地摆脱徘徊,走出十字路口。
青年学习和理解音乐,为的是理解音乐的意义,而不是要成为一个作曲家,青年必须学习和了解物理学,为的是理解物理学的意义,而不是成为一个物理学家。
正是借助于人的意志(当意志是善良的时候)---而非智力(无论智力是多么完美),人才会变得善良而公正。……虽然通常的中小学和大学教育以获得知识为目的成功地塑造了人的理智,但却似乎遗漏了教育的主要成就,即培养人的意志

On this day@qiusir blo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