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纵做鬼,也幸福”的感慨,以及“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愿望的表达让世人错愕,也必然会遭到网络红卫兵的围剿…我想王副主席除了错误地选择了鬼的代言以外,更主要的是淡化了被颂扬对象的主体,你可以吹捧山东作协主席的才华横溢,要不就说胡核心是太阳的话,要是那样估计没有那么多人跳出来了,更不会有什么人跳出来说要退出作协了。

对于声称退出作协的那位作家偶并不认同,就如某位支部书记犯错误了,你要退党一样,你敢叫嚣着退出作协,你敢退党吗:)的确个别党员不能代表全党,那一个副主席更不能代表作协,何况文学呢。某时的冲动何尝不是懦弱的表现呢?!

王兆山主席毕竟还能写词,尽管写的的确不怎么好,忘记了诗词是给活人看的。但问题的关键仅仅局限在诗词已经表达的水平上。当然很数人非要上纲上线到道德层面。或许大家恼火于,平日里就很鄙视那些阿谀奉承的嘴脸,尽管忘记了自己也会尽力讨好上级,没想到一个堂堂的作家,还是个主席竟也是这样。民众不平衡在于自己平日里也就是偷个瓜桃李枣的,你一个乞丐竟然敢盯上了中国银行。

这让我想到了斯宾塞的那句话,“没有人能完全自由,除非所有人完全自由;没有人能完全道德,除非所有人完全道德;没有人能完全快乐,除非所有人完全快乐。”对于对立的人格,每个人都渴望拥有,每个人又很难纯粹拥有。既然这样,我更欣赏真是的人格,和郭跳跳相比,我喜欢范跑跑,和文学大师相比,我喜欢毛小子韩寒…

人格分好坏,但伪装的人格只有一种;话分对错,但虚伪的话,即便是打着圣人的幌子也是谎话;现实社会中,有的人做了并不说,有的人说了不代表做了…好的话说了不一定做,坏的话也是这样。

On this day..

One Response to “独立的人格”

  1. jdc9217 Says:

    我已经注册了求师得,请尽快验证。让我能看看画板作品。谢谢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