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10

昨晚和家人一起去华府看了陈大爷的《梅兰芳》,如网上评论的,前半段张力十足,偶尤喜欢十三燕的角色。而后半段则过于庸长,英达的千人一面早早让人审美疲劳...甚至有耐不住的退场了。散场,只有岳母意犹未尽,大呼“怎么不多演一会呢”。

片中“纸枷锁”的隐喻让人印象深刻,也如以前听到的表面自由的人都生活在无形的牢狱/心牢之中一样,而各个行当何不如唱戏的一样,也各自戴着那摘不下碰不得的纸枷锁呢。即便是陈凯歌大导演也摘不下自己项上的纸枷锁,特别在处理历史和人性本身等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更显纸枷锁下的小心。这样看所谓放飞的灵魂不过是心牢里的踱步,所谓无拘无束不过是纸枷锁下的谨言慎行。

和“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相比,《梅兰芳》算是没让人失望,特别是难得有理由带上喜欢京剧的老人一起,也是在积公德。既然我们每个人都摘不下自己脖子上的纸枷锁,又何苦对人家陈凯歌导演求全责备呢。
这也让我想起来一个叫“踮脚效应”的典故来,说是看戏的过程中,前排的踮脚,导致后排的也踮脚...所有的人都踮脚,都很累,也都看不好...但这又是谁的罪过呢?是制度那么简单的吗?是潜规则,也就是纸枷锁。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