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09

地球不仅是人类的居所,人生的轨迹似乎也因地球而存在着某种宿命。
球体上最简单的路径是圆,尽管有大小圆的分别,而沿着某一确定方向的追求,无不终点回到了起点,即所谓人生的圆满。人生的平坦如沿某一经线或纬线的运动,而人生的挫折无非是球面上轨迹的曲折和复杂,失败也只是迷失在某一角落找不到回家的路。

月亮作为地球的一颗卫星,忠诚地围绕着地球旋转,而球上的人能看到的却是有圆有缺,月亮还是那月亮,人或许有所不同,不过真正的变化的是彼此位置的不同。
漫长的人类文明史让地球上的人终于弄清楚了地球的自传和公转,不再自以为宇宙的中心,而人并没有完全摆脱因为居于地球的特定视角带来的思维定势。

井底之蛙的可悲不在于看不到广阔的天空,井口可以让想象去拓展;井底之蛙的可悲也不在于看不到阳光,正午阳光足够温暖...井底之蛙的可悲之处在于试图正视太阳却常被灼伤双眼,却无法想象日出的温暖和日落的光辉。

人生活在球上,生命的轨迹因为球而存在着某种宿命,人的思维也有着因为球的视角产生的定势。而我,则生活在球上的井里,狭小的井口也有机会看到太阳却不能正视它的脸。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