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20

@qiusir:每天用“洗脚”的方式“洗脑”,白开水就好...

@qiusir:我打发时间的方式很特殊吧,后半夜了描瓣上色的,嗯,真的心花,花开花落。
@qiusir:花的"蕊"呀,开”心“是她,”心“碎也是她。

@qiusir:陈凯歌和姜文都是有理想的导演。不同的是凯哥把理想拍得很现实,浪漫透着点俗气,瞠目后唏嘘;而姜爷则把现实拍得很理想,世俗间闪烁着智慧,欢笑后沉思。身为编剧和导演的姜文选择了英雄落寞的结尾方式本就是一种现实的理想化表达...先别急着评价,就让子弹再飞一会吧。
@qiusir:小丫头说了,长大了当”山寨夫人“。我说姜文呀,不好好当麻匪当个什么鸟县长。

@qiusir:没有修成正果或许不是因为起点低,也不是因为方法不对,问题是你不够长寿。要是能活上一千年的话,即便一直沉睡的你也修成了高僧吧。
@问_地:还有一种情况,已经成了正果,却自以为还没有成正果。
@qiusir:比如幸福,有的是你失去了才意识到曾拥有,而你提到已经是正果但没有意识到,我想并不算修成。因为认识正果是修成正果的一部分。还有,如知识的传播是知识的一部分,让帮别人意识正果也是修成正果的部分。

@qiusir:和风、暖阳、融雪,同事开玩笑说是开春了。莫非寒冬一开始都会露笑脸?是让我怀念晚秋还是盼着早春呢,不管怎样都得挨过今冬了。

@qiusir:堂上从原子(Atom)“莫破尘”的翻译说到数日前天津古文化街上见严复先生像。学生问:“实像”还是“虚像”?哦,“铜像”!
@qiusir:从我戴凹透镜的角度看是虚像。

@qiusir:屎的意义是告诉你那个地方不能踩,但狗屎则不同了。

@qiusir:这是最好的时代,妓女都可以立牌坊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妓女才可以立牌坊的时代;这是最乱的时代,牌坊下跪着寡妇的时代。我看着这时代...

@qiusir:家长的心里多少有理想教育的情节,而现实是教授忙着当老板,老师玩命搞应试,是靠打小幼儿园打下的基础耗去呢,还是祈祷能碰上个好领导?我看还是等孩子将来有资格成为好家长的时候吧,那时候领导、教授、教师都是好家长了也自然就有好的教育了。哈哈

@qiusir:时下看教师职业的杯具,是必须去聆听并传播那些僵化的东西,听多了讲多了自己也就信了,当然也只有教师自己信以为真。至于是否会禁锢学生嘛,要知道家长们可多是现实帝。

@qiusir:上帝是数学家?上帝是艺术家?数学家是艺术家?艺术家是数学家?哦,上帝是人?人是上帝噻!墙角定长杆滑动里蕴藏的奥秘让人神游忘返。
@qiusir:高中数学骨干教师的交流结束了,也让老师们早点回家。至少我是借着这个机会温习了下以前的工作。培训要从实际出发?都说涨工资了...

@qiusir:值晚班,阅模卷。大题中有学生把电场力的公式写成F=E/q,更有把动能的增量写成△Ek=1/2m(V2-V1)^2...我滴个神啊!一步错,步步错:(

@qiusir:“智育”的理论和实践是“人”的一撇一捺;而“德育”自然是一撇一捺成“人”的粘合;至于“体育”当然是让“人”动起来了。

@qiusir:扫雪延考。抽空准备周四和@令狐小聪 培训基地的数学教师们的交流,题目初定“通过几个几何实验看‘学’的方式&‘教’的内容”,翻出以前“上帝是数学家”的范例:墙角定长杆及其镜像滑动中暗含的奇妙轨迹...

@qiusir:在一个大树都被滥砍滥伐的环境里,我很怀疑那大谈特谈对小树爱护的动机。想来“生本”的提法就很吊诡,是让老奴去释放小奴的人权还是人权专属孩童呢?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也乐见生本教育之如火如茶:如星火燎原、如茗茶品评。
@qiusir:即便我们的教育还没能让政治远离,也不意味着教育从业者就可以通过别人的孩童来实现自己的报复。吊诡的不仅是“生本”的称谓,教主郭思乐倡导会员要“静待花开”想来不过是放长线垂钓的另一种索求。和“静待花开”相比,会心聆听那自由的呼吸才是一种境界。

@qiusir:周日加班:( 偌大个体育馆就我和老赵:) 还学神马人家奥巴马呢,好在还不用缝针:)

@qiusir:人生?人死!动静、高低、聚散...与其说是选择不同的活法,不如说是选择不同的死法。人生的死路上,想来只能选择乐观,也只能活在当下。
@qiusir:人生的过程中常被告诫欢愉要适度,因为“乐极生悲”;而人死的结局一直在提醒我们活在当下,何不是“悲极生乐”呢,或许人的乐本从悲中来吧。

@qiusir:是与众不同让你夺目也孤独吧。至于众人的眼光或如自然环境,首先是客观的事实而不是正确与错误的判别。在“成为自己”的路上每个人都是勇士,而至于结果如实现共产主义一样崇高和缥缈。 //@郭姿廷:回复@qiusir: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不理解。大多数人的眼光真的就是正确的眼光吗

@qiusir:二八一十八,您给一十七吧。

@qiusir:常听人说“选择了教师就意味着选择了‘奉献’”,想来就如从医的只想着“救死扶伤”和为官的甘为“人民公仆”一样,不过是局外人的一厢情愿罢了。很多的你注定要如何不过是那些把自己当人物却无视你是人的人的逻辑错乱。

@qiusir:她装点了童话般的世界,也铺就了魔鬼般的道路,冰雪的美丽或许本是出于矛盾的赞美吧。顺便堆个雪人,要不孩儿们都老了。

@huaihao:您最想让您的学生“带走什么“?
@qiusir:好问题。肯定不是物理,将来应用的面太窄;也不好说是什么做人的道理,闪烁其词倒也可以,不过少有人有资格教给别人如何...我想想,或许是让学生了解我对待生活的真实看法,能赞同或理解就更好了。

@qiusir:仅靠为难自己走“勤”路登书山的,即便爬到山顶又有何风景可观;学海中只泛“苦”舟的,总会想到回头是岸了。学习其实是件任性的事,“书山有路趣为径,学海无涯乐作舟”才是人本的忠告。

@qiusir:谁是你的人生导师?是高僧还是圣贤?时下高僧成了释道心,圣贤成了 肖大锤,倒是那些不健全社会的既得利益者高台普法,信众云集。不是说书、演戏的,也不是巨贾、苍井...总归没钱没权的你凭什么对他的人生指点呢?哦,教学相长嘛,是通过建议他人审视和劝慰自己了,教师的德育如此了。
@qiusir:早前领导讲话爱宣扬“奉献”,无非是要压制低俗的物质需求;现在领导讲话爱强调“发展的关键时期”,言下之意是低俗的事可等一等;后来领导讲什么你都听不见了...唉,谁让你只活到了关键时期的呢。

@qiusir:喜欢黄庭坚的这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孤灯尤念风雨江湖十年未熄的运气。
@qiusir:从11>1+1我们能想到什么?从21>12我们又能想到什么呢...

@茉桑:觉得您说的话很有哲理味道…小事也充满玄机,表象之下总是有它自己的脉络,温和的批判一针见血,睿智的从社会中来,又剔除那些多余的你的轮廓就显得的格外分明,仅一己之见。真想有机会亲眼目睹老师风采,不过,好似不很现实,不过这样已很知足呵呵…

@qiusir:http://t.sina.com.cn/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