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早在2016年就读过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里[?]就有几条相关记录,后来还用此吐槽过村上君又错过了诺奖。
@qiusir:觉得村上春树会出一本《当我谈陪跑时我谈些什么》的书…… ​​​​
@qiusir:年终岁尾,感慨过后还是感慨。昨晚和求师得的几位小伙伴就课题内容的更新、审校忙到深夜,今早按时推送了新一期数位学习的资料。5年9期,qiutopia团队苦苦支撑的动力或是来自几米那种“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丽的惊喜”的犒赏,也或如村上春树的“因为今天不想跑步,所以才去跑步”的执拗。不想维持现状,成长总要付出代价,但愿我们都能找到那心甘情愿的坚持。《终身成长》的书到货啦~~~
就是因为从家人的分享中看到“因为今天不想跑,所以才去跑,这是长跑者的思维”这句话,为了从《当我谈陪跑时我谈些什么》找到原句,把它从已经读过的书中抽出再读一下。书的材质、印刷质量都是上乘...
@qiusir:我至少是读到了最后。2016.3
@qiusir:生活的积极一面是,原本只是一个单纯的目的,却发现顺便收获了比想象中多的回报。当然确立一个纯粹的目标,并有一本值得探索的好书。而生活也有其悲观的一面,过早地确立了目标,一路按图索骥一定也会错过很多原本会很有趣的东西。对于固守的人,局部就是广阔;而对于关于涉猎的人,宽广反而是狭隘了呢,知识的大草原上,人很难成为那匹野马。
@qiusir:“意在救人尚不免于害人,况意在害人?”看到顾随的这句话不经意自怜到用一己之规去勉强千差万别的学生的教师工作的风险;近日从村上春树的书上看到“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一直没有很好的理解。“以无生之觉悟为有生之事业,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似乎能让先前思虑联通~
@qiusir:人其实未必要在十八岁时死去才能实现“至死都是十八岁”的愿望,想想人际间的鲁莽或是对事理的好奇,18 Til I Die......
@qiusir:想起村上春树哪句“连不健全的灵魂也需要健全的肉体”跑起……
@qiusir:天才是咸咸的天赋,成功酸酸的运气......(忽然发现我也写过挺好的句子)
萨默赛特·毛姆写道:“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大约是说,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 ,从中总会产生出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
Continue reading »

十一 02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教育的目的 A.N.Whitehead 靳玉乐 刘富利
@qiusir:公桌上摆着最近在看的怀海特的《教育的目的》,某高一数竞的学僧好奇问,又不当班主任看这个干什么...

一、教育的目的
文化指的是思想活动、审美感受、情感共鸣,而支离破碎的信息与文化毫无关系。一个人仅仅见多识广,那么他不过是普天之下最无用的人。我们旨在培养既有文化修养,有在某个特殊方面具有专业知识的人。专业知识将会奠定他们的个人发展基础,而文化修养将会引领他们达到哲学思维的深度和艺术境界的高度。
最有价值的智力发展应该是自我发展,一般发生在16岁-30岁之间。对这种自我发展最为重要的训导应该由母亲在孩子12岁之前给予。(子不教父之过)
@qiusir:这学期第一次教了英语特长班,孩子们对我倒是尊敬,即便到前面助教,不管你说啥都拿小本认真记录,让上课老师有金大大的威严呢。这应该是Whitehead说的“inert ideas”吧,大脑只是去接收某些早熟悉了的观点,不去辨识新知识,更谈不上应用、验证和融合。有淘气的学生在板报上用图钉拼了一个“凉”字,我倒是乐观,何况坦普尔大主教说,“人们在18岁(之前)的表现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18岁以后他们会怎么发展。
在训练学生的思想活动的时候,我们必须特别注意我所说的“惰性思维”(inert ideas)---只是通过大脑去接受某些观点,而不去应用、验证或与其他新事物邮寄地融合起来。
“最恶者乃由最善者堕落而来。”
历史上每一次引导人们走向伟大与崇高的知识革命,都是对惰性思维的强烈批判与抵制。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某些教育方式完全无视人们的心理特点,不断地用某种貌似精致的惰性思维去蒙蔽人们。
“理解即宽容。” To understand all, is to forgive all.
教育之所以是有用的,是因为理解是有用的。
现在所包含着所有的一切,是我们的“圣地”,因为它既包含着过去,又孕育着未来。同时,我们也必须注意到,一个两千年前的时代并不比一个两百年前的时代离我们更久远。(这话也可以说一个两千里外的事情未必比一个发生在身边一二百米的事更远)
不加应用的知识是非常有害的。
Continue reading »

29

读台湾林俊宏翻译的以色列历史学家赫拉利的《未来简史》
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
Kindle导出的笔记并不完整(没准是为了防盗版呢),那就结合着纸质书再手动梳理一下了~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不管是20世纪的中国人、中世纪的印度人,还是古代的埃及人,都面临着同样的三大问题:饥荒、瘟疫和战争。
从“人文始祖”黄帝时期到20世纪的中国,几千年来中国都曾遭到饥荒的肆虐。
许多思想家和先知于是认为,饥荒、瘟疫和战争一定是上帝整个宇宙计划的一部分,抑或是由于人类天生的不完美,除非走到时间尽头...
@qiusir:“在追求幸福和不死的过程中,人类事实上是在努力把自己升级为神。”赫拉利在第二章“人类世”中写道,“与其他动物相比,人类早已经化身为神。”“写出小红帽和大灰狼的格林兄弟是德国人,但现在德国野外究竟还剩几只狼?不到100只(而且多半是波兰野狼,只是近年跨越边界而来)。与之相对照的是,德国现在家犬的数量达到500万。”
因营养过剩而死亡的人数超过因营养不良而死亡的人数,因年老而死亡的人数超过因传染病死亡者,自杀身亡的人数甚至超过被士兵、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杀害的人数的总和,这些都是史无前例的。
对于一般的美国人或欧洲人来说,可口可乐对生命造成的威胁,可能远比基地组织要大。
2012年,全球约有5600万人死亡,其中62万人死于人类暴力(战争致死12万,犯罪致死50万)。相较之下,自杀的人数有80万,死于糖尿病的更是有150万。现在,糖可比火药更致命。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