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02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教育的目的 A.N.Whitehead 靳玉乐 刘富利
@qiusir:公桌上摆着最近在看的怀海特的《教育的目的》,某高一数竞的学僧好奇问,又不当班主任看这个干什么...

一、教育的目的
文化指的是思想活动、审美感受、情感共鸣,而支离破碎的信息与文化毫无关系。一个人仅仅见多识广,那么他不过是普天之下最无用的人。我们旨在培养既有文化修养,有在某个特殊方面具有专业知识的人。专业知识将会奠定他们的个人发展基础,而文化修养将会引领他们达到哲学思维的深度和艺术境界的高度。
最有价值的智力发展应该是自我发展,一般发生在16岁-30岁之间。对这种自我发展最为重要的训导应该由母亲在孩子12岁之前给予。(子不教父之过)
@qiusir:这学期第一次教了英语特长班,孩子们对我倒是尊敬,即便到前面助教,不管你说啥都拿小本认真记录,让上课老师有金大大的威严呢。这应该是Whitehead说的“inert ideas”吧,大脑只是去接收某些早熟悉了的观点,不去辨识新知识,更谈不上应用、验证和融合。有淘气的学生在板报上用图钉拼了一个“凉”字,我倒是乐观,何况坦普尔大主教说,“人们在18岁(之前)的表现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18岁以后他们会怎么发展。
在训练学生的思想活动的时候,我们必须特别注意我所说的“惰性思维”(inert ideas)---只是通过大脑去接受某些观点,而不去应用、验证或与其他新事物邮寄地融合起来。
“最恶者乃由最善者堕落而来。”
历史上每一次引导人们走向伟大与崇高的知识革命,都是对惰性思维的强烈批判与抵制。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某些教育方式完全无视人们的心理特点,不断地用某种貌似精致的惰性思维去蒙蔽人们。
“理解即宽容。” To understand all, is to forgive all.
教育之所以是有用的,是因为理解是有用的。
现在所包含着所有的一切,是我们的“圣地”,因为它既包含着过去,又孕育着未来。同时,我们也必须注意到,一个两千年前的时代并不比一个两百年前的时代离我们更久远。(这话也可以说一个两千里外的事情未必比一个发生在身边一二百米的事更远)
不加应用的知识是非常有害的。
Continue reading »

29

读台湾林俊宏翻译的以色列历史学家赫拉利的《未来简史》
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
Kindle导出的笔记并不完整(没准是为了防盗版呢),那就结合着纸质书再手动梳理一下了~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不管是20世纪的中国人、中世纪的印度人,还是古代的埃及人,都面临着同样的三大问题:饥荒、瘟疫和战争。
从“人文始祖”黄帝时期到20世纪的中国,几千年来中国都曾遭到饥荒的肆虐。
许多思想家和先知于是认为,饥荒、瘟疫和战争一定是上帝整个宇宙计划的一部分,抑或是由于人类天生的不完美,除非走到时间尽头...
@qiusir:“在追求幸福和不死的过程中,人类事实上是在努力把自己升级为神。”赫拉利在第二章“人类世”中写道,“与其他动物相比,人类早已经化身为神。”“写出小红帽和大灰狼的格林兄弟是德国人,但现在德国野外究竟还剩几只狼?不到100只(而且多半是波兰野狼,只是近年跨越边界而来)。与之相对照的是,德国现在家犬的数量达到500万。”
因营养过剩而死亡的人数超过因营养不良而死亡的人数,因年老而死亡的人数超过因传染病死亡者,自杀身亡的人数甚至超过被士兵、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杀害的人数的总和,这些都是史无前例的。
对于一般的美国人或欧洲人来说,可口可乐对生命造成的威胁,可能远比基地组织要大。
2012年,全球约有5600万人死亡,其中62万人死于人类暴力(战争致死12万,犯罪致死50万)。相较之下,自杀的人数有80万,死于糖尿病的更是有150万。现在,糖可比火药更致命。
Continue reading »

19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利用二模监考的时间浅读了斋藤孝的《深阅读》(从姜巨慧老师那借来),相比那本更著名的《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本浅显也更亲和一些,多少感受到如果错过一本好书的那耻辱感。“好不容易钓到的鱼,如果不加处理,放置不管,就会腐烂。” ​​​​坚持着简单整理下~

与体力相伴的精神力量不再是人们所追求的目标,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或缺的思考能力,即以知识为基础,通过自己的大脑思考问题,确立价值观。当代人必须据此给自己定位。

不读书,精神自然就很脆弱。一旦别人把话说得重了,他们(尤其是大一新生)就会紧闭心扉,或者避而不见人。(何止大一学生,想到巨婴症)
如果书读得不够,只依赖互联网的话,就只能在海量的信息表面漂流,完全无法深入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很满足地漂浮着)
让自己的思想成形并继续向下深入,只能在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和空间内进行。(越来越喜欢独处,包括阅读和整理这部分的时候)
我们平日的各种麻烦,不过是河流表层的浊水罢了。
不变强就无法生存。缺乏和自己谈判的能力。
筑波大学名誉教授村上和熊先生是基因研究的权威,在《启动的活法》一书中指出,人类基因有99.5%是完全相同的,而个体能力的参差不齐,是由没个基因的“启动”程度决定的。接触一流人物就是启动基因的一种手段。
每遇见一位先驱伟人的格言警句,就相当于启动了一个基因。
尼采把小人比作苍蝇,“不能把人生用来拍苍蝇。”(有过几次类似的感受,人生不应该被苍蝇拉低)
“逃去孤独里吧,任强进的风吹吧。”(尼采这话里)所谓强进的风,是指一流人物的思想和精神。
我们也许正生活在一个“信息匮乏”而非“信息过剩”的世界里。
只要能用读书填满独处的时间,就能减轻内心的孤独感。(姜老师也很赞同这句)

在直接面对面的人际关系中,针对“自身缺陷被人指出”的袭击,试图尽量摆脱是人类的本能。在这一点书的攻击性则要缓和得多。书只是非生命的客观存在,既不会主动给人造成危害,也不会有意干涉。阅读过程中我们会不自觉地将自己投影在书世界。书就成了重新省视自我的镜子。(老师对学生应该有这种书的角色和作用)
很多流行是“靠肤浅连接的相互依存”。
读书不仅让我们从作者身上得到能量,它还像吸水纸一样,能吸走我们精神上的负能量……
或许能知道轰动世界的重大新闻,但对原本不感兴趣的领域仍然一无所知。

导师,指导你遇见好书的人,而这些好书能让你心里燃起一把不熄的火焰。
读书的伟大妙趣,正在于能把原本只是排砌成行的文字,在脑海里逐渐转变为影响和声音。(如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提到智人能交流虚构的事物……)
芥川龙之介:必要的思想或许早在三千年前就已经穷尽,我们现在只是给旧柴添把新火罢了。
连一千本书都没有读过的人想当作家,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
既然生为日本人,读过《源氏物语》的人生和没读过的人生,在厚度上是有差别的。
笛卡尔:阅读好书,就像跟过去最优秀的人物对话一样。(看农村相亲节目,大姑娘要求有多少米的衣柜,没听说哪个农村小伙说要有多少米的书柜...如果那样的话...)
所谓有书的生活,不能少于三百册藏书,可能的话,应该达到千册才对。

光是找机会对别人说,写博客等还不够,不如举办读书会……(很难找读书的友伴啊)
“师事阅读”指尊某人为师,随之学习,也可叫“尊敬阅读”。当然也可以“吐槽阅读”……(双语的那位就是吐槽阅读我的小书吧)
不读书不成人
读书的人生是不断前进的人生。读过这本书的现在的人生,与没读过这本书以前的人生,确实不一样。(每当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的生命很有意义,就如同多发了一片能光合作用的绿叶)

“面向大众的书(阅读)常常散发着恶臭”,尼采的这评判难免有点夸张。不过当“即便是无趣也被有趣地分享”成为寻常,很难说时下的很多流行不是斋藤孝所说的那是(众人)“靠肤浅连接的相互依存”……

永远心怀贤者森林!(记住这句话,践行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