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一直很享受作为副考的监考,并非有监视学生的癖好。监考的一大好处就是有大块的时间思考,也有大块的时间阅读。重看了STEAL LIKE AN ARTIST,头脑不经意间闪过“天空不总是蓝色的”,应该是句歌词吧。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之后有了颜色的拓展,天地的关联,情感的附加...然后就有了这首姑且叫做诗的小品,不过整个过程和网上这幅图很和哈~以前的来过[?]也很类似。

天空不总是蓝的\云也不总是白的
大地不总是黄的\水也不总是绿的

当乌云垂落雨露\当黑土消解冰雪
七色天空下\大地尽染重彩

最初的你是白的\最初的我是黄的

最初的最初是黑的

晴朗的蓝天、丰收的麦田,白云、绿水,白色的光、黄色的种子,乌云是一种磨砺,黑土是一种现实,七彩之后万紫千红...知识、经验、创意...

07

Everything is nothing, with a twist.一无所有和应有尽有之间只是“转捻之间”~~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想了下近两年做过的育才公开课讲座[?],《求师得构造》、《微言博义》...选修课的学生不解我怎么讲上摄影了,不仅单反没买过,数码相机也早送妹妹家了,只是今年试着用手机随手拍拍看,为枯燥的生活找点乐子~

2012年底,东北育才高中部后楼阶梯教室,好摄之秋@随手拍周年全记录>>>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十一 05

某日,高波老师通过RTX分享了台湾大学张文亮博士的这首小诗~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 !为什么?」
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
好吧!松手了!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
让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原来这边还有个花园,
我感到微风,原来夜里的微风这么温柔。
慢着!我听到鸟叫,我听到虫鸣。
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
咦?我以前怎么没有这般细腻的体会?
我忽然想起来了,莫非我错了?

是上帝叫一只蜗牛牵我去散步。

Pic Via:http://www.si-serv.com/blog/?p=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