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educated

Educated: A Memoir《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Tara Westover
台版的译名《在垃圾场长大的自学人生:从社会边缘到剑桥博士的震撼教育》太堕落了...不得不记住大陆的译者:任爱红。当然还应该赞美封面插画的作者,Patrik Svensson,我这几年少见到的这么好的封面设计。
“过去总是美好的,因为一个人从来都意识不到当时的情绪,它后来扩展开来,因此我们只对过去,而非现在,拥有完整的情绪。”弗吉尼亚·伍尔夫
最终我认为,教育必须被视为一种对经验的不断重建;教育的过程和目标合而为一,是一回事。”约翰·杜威

“教育意味着获得不同的视角,理解不同的人、经历和历史。接受教育,但不要让你的教育僵化成傲慢。教育应该是思想的拓展,同理心的深化,视角的开阔。教育不应使你的偏见变得更顽固。如果人们受过教育,他们应该变得不那么确定,而不是更确定。他们应该多听,少说,对差异满怀激情,热爱那些不同于他们的想法。”塔拉·维斯特弗
“只有我知道自己的真面目:我来自一个极少有人能想象的家庭。我的童年由垃圾场的废铜烂铁铸成,那里没有读书声,只有起重机的轰鸣。不上学,不就医,是父亲要我们坚持的忠诚与真理。父亲不允许我们拥有自己的声音,我们的意志是他眼中的恶魔。
哈佛大学,剑桥大学,哲学硕士,历史博士......我知道,像我这样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无知女孩,能取得如今的成就,应该感激涕零才对,但我丝毫提不起热情。”(在这一点,似乎触及到我的心底,我幻想过站在不同的颁奖台,但从来想不起应该感谢谁...我应该感谢每一个人,正如我觉得应该谴责所有人一样,这也包括我自己。)

父亲和他母亲的关系就像两只尾巴绑在一起的猫。他们可以说一星期的话,却对任何一件事都无法达成共识。
奶奶性情强势---急躁,咄咄逼人,坚持己见。看她一眼意味着退后一步。
母亲有着玫瑰花瓣般的皮肤,头发卷成柔然的波浪,在肩膀周围跳来跳去,眼皮闪闪发亮。
她不再化妆,也不再为没有化妆而道歉。
谁也步入我母亲厉害,能在医生和警察面前装傻。
他饱经风霜,全身上下就像他放养在山上的野马一样粗糙而结实。
“今天敬拜上帝的圣坛,明天又去献祭撒旦。”这些人就像古以色列人,被赐予真正的宗教,却热衷于虚假的神像。
@qiusir:对Ger很生气,这孩子没救了,或许早就没救了...
沙粒不可计数,叠压成沉积物,然后成为岩石。
每个人都看着我爸爸。他面无表情。沉默比吼叫更可怕。
“你这是用扫帚扫山上的灰。”
他对我们生活中喧闹的音乐充耳不闻,我们也听不见他宁静的复调。
地下室有一台电脑...(美国的穷人这么富有啊,不仅有电脑,大山里的他们每个人都还有一台自己的汽车,我上大学的时候才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后来还被偷了...)
“这可是诚实的污垢。”
一天下午,他(父亲)又逮住我在看数学书,就让我和他抬水穿过田野,去浇他的果树,整整一个小时里抬了一桶又一桶。这原本也没有什么反常的,但当天正在下暴雨。
没有人读我的文章,我是为自己写的,正如我想象泰勒只为自己而学习一样。
“这些政府官员真是天才,”爸爸说,“如果你不给他们盖个屋顶,他们会呆呆地看着天下雨,直到淹死。”
爸爸说过,正派的女人永远都不能露出脚踝以上的任何部位。
“是的,鱼的眼睛。死气沉沉的蠢鱼。眼睛很漂亮,但是脑袋像轮胎一样空空如也。”
他没有影响我,这本身就是他的影响。
我开始学习三角学。奇怪的公式和方程让人安心。我被勾股定理及其通用性深深吸引...
我学习了一个月的三角学。我有时会梦见正弦、余弦和正切...
@qiusir:马云抱怨读书时弄不懂sin()cos(),50岁的人了没用到它们......很为他不能体会正弦波动的美而生了对首富的同情哈哈。
我仔细研究泰勒的笔记,一遍一遍阅读他详细的注解。这样过了几个星期,奇迹般地,概念形成了。
“我原以为你才是那个穿越熊熊大火冲出这里的人。我从没料到会是泰勒---那令人意外---而不是你。你不要留下。走吧。不要让任何事阻止你走。”
肖恩是我见过唯一一个敢和爸爸抗争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凭借强烈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让爸爸屈服让步的人。
“虽然你比柏油向山上倒流还慢。”
好奇心是一种奢侈品,只有经济上有保障的人才有权享有。
我从未说过“我来自爱达荷州”,直到我离开了那里。
“我能在风中站稳,是因为我不是努力尝试站在风中,”我说,“风就是风。人能受得了地面上的阵阵狂风,所以也能禁得住高空的风。它们没有区别。”
比起仁慈,我更能容忍任何形式的残忍。赞美对我来说是一种毒药...
(三一学院)“这里是北回廊,”搬运工说,“牛顿就是在这里跺脚测量回声,首次计算了声速。”
“将自己从精神的奴役中解放出来,只有我们自己才能解放我们的思想。”
我想知道理查德是如何在他正常的妻子和不正常的父母之间那波涛汹涌中航行的。
当生活本身已经如此荒唐,谁知道什么才能算做疯狂?
只有流动的沙粒,转瞬即逝的忠诚,以及不断变化的历史。
我对这个地方还能有什么需求呢?只剩一件东西了:我的回忆。
你可以用很多说法来称呼这个自我:转变,蜕变,虚伪,背叛。而我称之为:教育。
(回忆起自己的成长,觉得在身边的人看来,我几乎是一个活化石?从这本书中找到不少的共鸣,而仅从贫困的角度,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汽车,我大学才有了自己的自行车,现在还怀念那辆估计是体育生偷走的那辆比较新的自行车...)
(前一阵子自己从老家回来,写了篇《失故乡》[?],有些情绪有点类似)

08

Time, Space and Things

Time, Space and Things 《时间、空间和万物》 B.K.Ridley 李泳 译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qiusir: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在努力寻求自己的讲台,而不是去努力做一个优秀的听众好去好好经营自己的小花园。更多人愿意去传授园艺技术,即便是自己的花园里杂草丛生也在所不惜。当然更多的是那些只是个修剪草坪的堂而皇之的大谈园艺,匹配的是那些众多的只有杂草的听众......

总序
哪怕是在其他方面倒退的时候,科学区而总是进步着,即使是缓慢而艰难地进步,这表明,自然科学活动中包含着人类的最进步的因素。
科学教育,特别是自然科学的教育,是提高人们素质的重要因素,是现代教育的一个核心。科学教育不仅使人获得生活和工作所需的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使人获得科学思想、科学精神、科学态度以及科学方法的熏陶和培养,使人获得非生物本能的智慧,获得非与生俱来的灵魂。可以这样说,没有科学的“教育”,只是培养信仰,而不是教育。没有受过科学教育的人,只能称为受过训练,而非受过教育。
正是这个意义上,科学堪称为使人进化为现代人的“第一推动”。
中国的科学先贤们代代相传,不遗余力地为中国的进步献身于科学启蒙运动,以图完成国人的强国梦。然而应该说,这个目标远未达到。今日的中国需要新的科学启蒙,需要现代科学教育。
在一定的范围内,或某些特定时候,人们只是承认“科学是有用的”,只停留在对科学所带了的后果的接受和承认,而不是对科学的原动力、科学的精神的接受和承认。
@qiusir:这本书出版的时候,大概是我出生的时候,这本书的第三版出版的时候,大概是我上大学的时候,这本书翻译引进的时候,大概是我现在的学生们出生的时候,第一次买的时候大概刚工作,再次读完的时候,我地之前的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第一版序
物理学有许多绝妙而稀奇的思想,却总被关在狭小的盒子里,只有握着钥匙的一小伙人才可能走近它们,那不是太可惜了吗?
“科学真是迷人,根据零星的事实,增添一点猜想,就能赢得那么多的收获。”

一 万物
诗人的眼睛那神奇狂放的一转,从天上看到地下,从地上转回天上;幻想生成的
未知的事物,在诗人的笔底
显出了模样,空空如也的它们
也获得了名字和地方

物理学讲的是宇宙间的简单事物,它把复杂的生命体和活体留给生物学,也求之不得地将原子间数不清的相互作用方式留给化学去探索。
一个物体要与周围区别开来,总会裹张皮的。既然这样,我们来想象一样无限坚硬、完全光滑、绝对没有结构的东西,让曲面理想地消失。然后,我们用一种无比坚硬的理想弹性材料来做一个绝对均匀的台球。我们将那材料叫做乌托子(utopium)
波尔讲的原子模型,基本上就是带电的乌托子构成。
乌托子台球是物理学概念,来自真实的台球,不过将一些真实的性质外推到了理性的尽头,理想与现实的表现只是程度不同,没有类的差别。
点粒子就是数学概念,因为它与真实粒子不是同一类型的---它没有大小。
纵波(疏密波)可以穿过真空外的任何事物,而横波(剪切波)只能在固体中传播。
地球液核最显著的证据就是在那里没有探测到横波,而只有压缩波。
连续的机械波,不可分割的粒子,是经典物理学中宏观物质的两样绝妙表现,那么简单、那么诱人,却又那么不同。

二 奇事
磁不过是电的表现。为了认识电磁行为,我们只考虑电和电的运动就够了。
完全电离的气体中,电子和离子是两个基本成分,这样构成的物质被称为第四态,等离子体。最熟悉的等离子体是太阳。质子和电子沸腾地混合在一起。
泡利不相容原理:同一空间区域里不可能存在两个性质完全相同的电子。
“更基本”粒子的存在,是盖尔曼在1964年提出的。
@qiusir:当人的智慧发展的速度快于宇宙的膨胀的速度...不,人是宇宙的一部分,人对自己永远是个谜。

三 空间
米,曾经被定义为经过巴黎的那条经线从赤道到北极点的千万分之一/frac{1}{10^7}...
1983年,国际计量大会通过了米的新定义:真空中光传播一秒的299792458分之一
@qiusir:要是文科生能懂物理,会有多么美妙的解释呢...

四 时间
To choose time is to save time. Francis Bacon: Of Discourse(选择时间就是挽救时间。)
Angstron, Anders Jonas 瑞典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是光谱学的开拓者。断言太阳中存在氢。
五 运动
The spirit of the time shall teach me speed.
对物理学来说,纯静态的事物在概念上其实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我们主要关心变化。(变化有着更多的内涵,比如速度的变化的加速度对应力,比如电荷运动的变化对应电磁波...)
我们搜熟悉的时间和空间不过是我们自己感觉基本实在的一种方式,我们习惯称它为四维时空连续统。每一个观察者都会“看见”时空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分裂成一维时间和三维空间。
一个均匀的速度总是与另一个平等的。如果不是那样,就会存在一族绝对的匀速运动,一个特例就是绝对静止的参照系。
那些常出现在我们宇宙模型中的非匀速运动,可以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直线上的匀加速运动,一个不变的力作用在其运动方向上。
第二类是匀加速运动中,加速度总是指向空间某一点,如圆周运动,加速度没有改变数值的大小,而是改变了方向。(也算是匀加速运动?但的确是很特别的...)
第三类运动的加速度也总是指向空间中某一点,但他的大小与离那点的距离成正比,这导致所谓的简谐振动,电子在正弦电波的振荡电场作用下的运动。
第四类运动更特别,发生在瞬间相互作用中,从一种匀速运动变成另一种匀速运动,或者在有限的时间里从一种简单的非匀速运动(2,3)变成同类型的另一种简单非匀速运动。我们并不在乎跃迁运动本身,我们强调的是跃迁前后的状态,初态和终态。
类型2和3过一定时间总会回到原先的某个位置,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位置叫做一个相。

六 能量
能量是永恒的快乐。威廉·布莱克
百米冲刺开始的加速度可达到3m/s^2,地球靠的是10^{24}kg的质量才在地球表面产生了这个量级的引力加速度,运动员基本上通过电磁相互作用,靠几千克的肌肉就能达到这一点。
我们很容易抓住一只快速飞过来的网球,却很难阻止一辆缓慢开来的汽车。一个铁球能打碎很多玻璃球,而以同样速度运动的玻璃球却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动量是有方向的,而汗水没有。
运动的物体拥有运动的能量,术语叫动能,对人来说,也就是为了阻止运动而流淌的汗水的量。
力是动量随时间的变化率。下落的物体得到动量是因为它经受着引力的作用,它也从引力势能的变化中得到了动能。
增速是粒子吸收能量的方式。但是,波的速度不会改变。它由波动传播所经过的物质的性质决定。
当粒子的速度接近光速时,它的动力学行为开始像波一样了。

动能不在乎速度,而在乎增加的质量和它成正比。运动的能量所表现的是它自身质量的增加。我们跑步的时候会更重。
静止质能使实在的量,它是所在粒子里的能量,一种潜在的贮藏的能量,在一定条件下会突然爆发出来。能量和质量在本质上是同一样东西。

质子和电子的电吸引与引力之比是10^40量级,宇宙半径与质子康普顿波长之比也是10^40量级,宇宙年龄与原子核特征时间之比也是10^40量级...我们估计宇宙的粒子数位10^78,近似它的平方...

七 自由
测量的不确定性产生一个重要后果:物理学定律在特征上都是统计的。量子论只好谈希望值,而不是确定量;谈几率,而不是肯定。能量和动量守恒定律在平均意义上还继续成立,但在个别事件,能量可以无中生有,也可能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过,最可能的还是能量守恒。
一个限在原子核大小的空间里的电子所具有的相关波长,一定至少比核直径小。如果波太长,电子多数时候就会处在原子核外,那是不行的。但是,如果波长太短,空间一定很紧,为保持基本的作用量子h,电子的动量会大大地展开。那样一来,电子的动能会很大,一定能冲破核的牢笼。原子核锁不住电子。
电子对自由的渴望是多么强烈,星球(中子星)那么强大的东西才能令它安静下来。
“发射和吸收光子是每个电子不容剥夺的权利!”“打倒守恒律!”这是大自然面对的一大冲突,不过她处理的很精彩,结果大家都赢了。电子可以发射任意的光子(够大方了),不过它得在不确定性原理所允许的时间内将光子吸收(守恒论者可以舒口气了)。
线动量守恒的原因是空间平移下的不变性,而角动量守恒的是因为相互作用定律在坐标系从一个位置旋转到另一个位置时保持不变。

八 质量
静止只能不过是电荷一部分排斥其他所有部分所生成的静电能。
@qiusir:丘法文...
显微镜的最短波长是10^{-12}米,这是所谓的电子的康普顿波长,代表着绝对的分辨率极限。
一般地说,物体的一切惯性性质都是由宇宙中其他事物的存在决定的。
Berkeley,爱尔兰哲学家,因为否定物质存在而在哲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认为只有感觉到的东西才是存在的,即使本人没有感觉,上帝却时时注视着它。(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因为他写过“帝国的路线取向西方”。)
多么惊人的想法---当你加速跑步时,你的肌肉正在与星系的力量搏击,而那些星系即使拿最大的望远镜也看不见几个。
九 机会
“混沌”坐着当裁判,判出更多的混乱,他就靠混乱来掌权。然后,一切都由一个高级的裁判
“机会”来总管。 ---弥尔顿《失乐园》
cynic,作为一个哲学派别...“宁可疯狂也不愿快乐”...决心像狗一样生活,因此得到犬儒的名声。
十 大白鲨
GUT the Grand Unified Theory 大统一理论
哥德尔证明,在算术系统中总存在一些事实不能从有限的公理集合推导出来。
大自然总可能存在某些关系是现有理论不可预言的。我们至多能有一个“几乎包罗万象”的理论。
十一奥秘
我们不应该停止探索,我们一切探索的目的,都是回到我们出发的地方,然后第一次将它认识。 艾略特
回顾时空和万物的探索,我想,我们不禁要大吃一惊。不是惊讶我们对自然认识了多少,而是惊讶还有那么多不认识的。
我们发现熟悉的可靠的关于能量和动量的观测定律只能在统计意义上成立。
最大长度与最小长度之比和最长时间与最短时间之比都是10^{+40}数量级,宇宙中质子和中子的数目10^{+78}...

尾声 自然力的交易
译后记
小书译好了,专等着在今天来写最后几句自己的话。因为去年的今天在做同样的事情。这样感觉起来,时间似乎还没有流过;或者说那是在人生旅途表现的另一种时间对称性。
我也借科幻电影《千年》最后那句话,让我们从“诗人的眼睛那神奇狂放的一转”,从开始走到结束:“这是一个开始的结束,而不是一个结束的开始。” 李泳 2001年 香港
(丘吉尔 1941 This is an ending of beginning, but not a beginning of ending.)

十一 18

Dyson

Origins of Life Freeman Dyson 林开亮等译
@qiusir:大多数国内出版社的封面要么丑,要么呆板,一般会找来原版的封面...
@qiusir:“主要还是一名数学家”的弗里曼·戴森获得过洛伦兹奖、普朗克奖、费米奖等一堆物理学奖,还获得诗人科学家的刘易斯·托马斯奖(《细胞生命的礼赞》家里似乎有?网上淘了油版),读过他用诗取名的书有《宇宙波澜》、《多彩的镜子》和《全方位的无限》,感觉都很好。不过最近这本《生命的起源》对我过于专业,我那点中学生物知识早都忘干净了。这段话印象深刻,有点赫拉利的大历史视角:(之后出现了我们)那是达尔文时代的终结,代替生物演替,文化革新成了主要驱动力。“文化”意味着,通过彼此之间的相互学习而非简单繁殖,人类技术与谋生方式的传播主导了生存条件的巨大改变。
前言
1785年1月,布兰卡德和杰佛里斯进行了第一次载人飞行实验,横渡英吉利海峡。1985年,在这个重大事件200周年之际,我碰巧在剑桥大学作塔纳讲座。就行一名无谓的热气球飞行员一样,作公开演讲的演讲者必须携带热空气和镇流器,以便控制飞行。当演讲内容太少时需要补充热空气,而当内容大多时则需要启动镇流器。戴森,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1998年11月
1
杰出的前辈
薛定谔《生命是什么》: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了对于统一的、包罗万象的知识的强烈的渴望。最高学府所被赋予的那个名称(university)提醒我们...
噬菌体之于生物学无异于氢原子之于物理学,地位非常重要。(是不是也可以说,正如金星之于引力定律,是开普勒打开太阳系的大门的钥匙,迎接牛顿登堂入室)
硬件主要是蛋白质,软件主要是核酸。
生命不是一项功能,而是两项---新陈代谢和复制,并且这两项功能在逻辑上可以彼此分离。
我必须承认,我本人倾向于双起源假说。但是我的偏好是根据一般事实所得的直觉,并且我清楚地知道,在历史上,像我这样的直觉,后来都被证明是错的。
我希望,对生命起源的认识是,这门科学正在逐渐远离哲学思辨的殿堂,进入实验科学的领域。(关于教育呢?未来的发展,不单是实验科学的一个方向,有可能是信息学和生物技术的合作...)
真核细胞的主要内部结构并不是由细胞自己所产生,而是其他不相干的生物侵入细胞组织,以类似传染的方式把组织植入细胞。
可以肯定的是,任何细胞中出现的新组织对该细胞而言都是一种病变,这种情况类似于高等生物得了癌症。但是,单个细胞做好准备,迎接像传染病菌一样来自外部涌入的组织,以保护它们自己免受细胞的破坏。
绝大部分的细胞进化都是由寄生性的传染造成的。
中性的进化论认为,在整个生命的历史长河里,推动物种进化的原因主要是随机的扰动,而不是达尔文提出的物竞天择论。木村资生认为,遗产漂变是比物竞天择更强的驱动力。
我的许多观点是借用他们的观点而来,而且我将他们的观点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我自己的哲学观点。
2
实验和理论
真核细胞的成功进化是由于其自由迁移。就像19世纪的美利坚合众国庇护了穷人和无家可归的人,真核细胞也利用其优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更不用说,在美国和真核细胞中,本土人士会尽最大努力拒绝任何未来的新移民。
病毒可能只是普通细胞经过高度退化之后的后代。它们采纳了一种寄生的生活模式,并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新陈代谢功能。
大多数最古老的细菌谱系是耐热的。
奥巴林是李森科的朋友,但他没有帮助那些遭受迫害的遗传学者。但是他的不良道德行为并不意味着他的理论有误。
3
玩具模型
奥巴林理论的基本特征是,生命起源于新陈代谢而非精确的复制。(这句话很像是一个进步的人的行为呢)
4
尚未解决的问题
@qiusir:Freeman Dyson以自己的哲学观点来考虑生命的起源:“生理平衡比复制重要,复杂比简单重要,细胞的适应力比基因的独裁重要,整体容忍误差的能力比每部分的精确重要。”读这一段让我拍案,生命的本质与社会的本质相通,被生物基因和文化基因俘虏的我们,身上如周遭一样,至少一半的垃圾DNA,而对它们的容忍,是生命的基本特征...
垃圾袋世界
戴森谈地球上生命的起源

在那之后出现了我们---第六个阶段。那是达尔文时代的终结,代替生物演替,文化革新成了主要驱动力。“文化”意味着,通过彼此之间的相互学习而非简单繁殖,人类技术与谋生方式的传播主导了生存条件的巨大改变。弗里曼·戴森

戴森将生命预想为七个阶段
1垃圾袋阶段
在这个阶段,这些垃圾袋状的生物可以进行代谢,但并不能复制;
2垃圾袋生物的体内出现了寄生虫,他们可以复制却无法代谢
此阶段,细胞就像被包裹住的病毒一样“四处奔波”;
3寄生物与新陈代谢的合作开始了,“最神秘”的核糖体创造了RNA;
4RNA世界的假说与新陈代谢理论逐渐密不可分,二十亿年的物种爆发和性别分化开启了达尔文时代;
5多细胞生物阶段来临;
6随着文化革新代替了生物演替,新的阶段包括了“我们”,以及达尔文时代的终结;
7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qiusir:刚淘了本《太阳、基因组与互联网》,目前查不到戴森的书有《武器与希望》、《从爱神到盖娅》和《想象中的世界》
“我主要还是一名数学家”
戴森传奇
@qiusir:最近能让我读多遍的文章,除了德波顿为自己的书在中国出版写的总序之外,就是林开亮的这篇“戴森传奇”了。

In my life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things were family, friends and work, in that order. So my greatest contribution was to bring up six children who are all successful in various professions and now raising families of their own. My work was not as important as that. Also, my work as a writer was probably more important than my work as a scientist. Freeman Dyson 2012/11/21

律师妈妈43岁生下他,九岁就写了一篇科幻小说。
戴森小时候非常迷恋凡尔纳。(他似乎说过是凡尔纳引导他来美国)
通过激烈的精神,考试升入父亲所执教的温切斯特学院。(似乎他父亲的学生中出过几位国王?)
戴森的好朋友“四人帮”,都入选了英国皇家学会会员(钱德拉塞卡提到狄拉克似乎都没能入选?)
温切斯特学院不赞成逼迫有天赋的孩子提前学习高等数学与科学。教师认为学生自主地学习会更好,因而有意地放任学生,学生有很多时间可自由支配,戴森和其他男孩子主要靠自学。戴森说,“四人帮”之间相互学习的收获比从老师那里学到的还要多。
学院每年举行三次竞赛,优胜者将获得三十先令,但必须在学院的书店里花掉。戴森经常在竞赛中获奖,因而拥有了自己的藏书。
1939年,英国首相张伯伦被迫对希特勒宣战...戴森为了弄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开始自修一本比较高深的数学书,《微分方程》是他在学校获得的奖品。他担心可能会在战争中丧失,满脑子都是伽罗瓦战斗前的遗言,“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了。”戴森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数学中,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到晚上十点,除了中午休息两个小时,每天平均学习长达十四个小时。父母很担忧,“一心专注求学问,无暇他顾出一声”,“我是人,我绝不自异于人类”...
把数学看作一门艺术而不仅仅是科学。
诗歌不仅是智力上的消遣,而且一直都是人们无法言喻的灵魂深处淬炼出的智慧结晶。
狄拉克当时授课几乎就是一字不差地照本宣科,这让戴森很失望。戴森总是在课上提问,狄拉克往往需要停顿很久才能答复他,有一次还不得不提前下课,以便准备正确的答复。
“我为数学而离开了物理学。我发现物理学乱七八糟、不严格、难以捉摸。”戴森回答说,“恰恰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我离开了数学而投入到物理学的怀抱。”
有一点几乎是无一例外地正确:为了获得诺贝尔奖,你必须有持久的注意力,要抓住一些深刻而重要的问题,至少坚持十年。但这不是我的风格。(这点和他的老领导量子人奥本海默多少有点像,但戴森似乎更自得其乐,不喜欢领导什么)
在创造性活动的每个领域里,一个人的品味,加上他的能力、气质和际遇,决定了他的风格,而这种品味和风格又进一步决定了他的贡献。
奥本海默对物理学有着真正的终生不倦的热情。当他一时冲动地指定我担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长期职位时,他希望自己得到的是一个年轻的波尔或爱因斯坦。如果那时他征求我的意见,我会告诉他,费曼才是你要的人,我不是。我曾经是并且一直是一个问题的解决者而不是思想创造者。我不能像波尔和费曼所做的那样,一坐好几年,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一个深奥的问题上。我感兴趣的不同事情太多了。
1951年,为了吸引戴森,康奈尔大学在戴森没有博士学位的情况下,破格聘他为物理教授。
虽然我不是费米的学生,但我有幸在我学术生涯的关键时刻跟费米谈了二十分钟。我从这二十分钟里所学到的,比我从奥本海默二十年里所学到的还要多。
1957年,一个偶然的原因---英国政府不承认戴森在瑞士和美国生的孩子,因而不给他们发护照---导致戴森最终加入了美国籍。
英国的小孩受到的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成为一个大度的失败者,竞争必须确保公平,失败亦必须不失风度。而美国的小孩受到的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成为胜利者,要想方设法地赢得胜利。这两种文化都很珍贵。我很高兴这个世界同时保留了它们的存在空间。
李特尔伍德一次在课堂上讲,第一流的数学家是那些发表糟糕证明的数学家。第一流的数学家发表糟糕的证明之后,第二流的数学家研究细节并给出更好的证明。
错失了独立于数学家麦克唐纳发现模形式与放射李代数之间的奇妙联系的机会,而这仅仅是因为数论学家戴森和物理学家戴森没有彼此沟通。呼吁数学家多与物理学家对话,一起推动科学研究。
有些数学家是飞鸟,有些是青蛙。飞鸟在高空翱翔,俯瞰数学的广大领域,直至遥远的地平线。青蛙生活在泥沼中,只能看到生长在附近的花朵。我碰巧是只青蛙,但我的许多好朋友都是飞鸟。
数学是丰富和美丽的,因为飞鸟赋予它开阔的视野,青蛙赋予它错综复杂的细节。数学既是伟大的艺术,又是重要的科学,因为它把概念的普遍性和结构的深刻性结合起来。
因为飞鸟看得更远而断言飞鸟优于青蛙,抑或因为青蛙看得更深而断言青蛙优于飞鸟,都是不明智的。数学的世界博大精深,我们需要飞鸟和青蛙为探索它而一起工作。
(费曼提到狐狸和刺猬,即便戴森认为费曼能坐得住,但费曼似乎认为自己更属于狐狸风格)
戴森的老师哈代,“年轻人应该证明定理,而老年人应该写书。”
戴森说他的生命是从五十五岁开始,因为那个年纪他写成了他的第一部作品。《宇宙波澜》
在科学史上,团体与个人是等量齐观的,但大多数历史学家往往侧重于机构与团体的活动。(林开亮也疑惑,费曼很少提到戴森。其实呢,莎士比亚是不是提到琼森?的次数也不多呢?)
戴森与沉迷数学不能自拔的妻子胡贝尔离婚。后来与马拉松长跑运动员艾米结婚。共有六个孩子。(奥本海默娶的是寡妇,狄拉克也是,爱因斯坦、费曼、戴森都是二婚吧,论孩子数量,戴森遥遥领先。)
“泥上偶然留只抓,鸿飞那复计东西。”
数学之于物理学,不仅是计算现象的工具,更是创造新理论的概念和原理的主要源泉。
不同于哈代和外尔,他只是在做研究时会有限考虑真实,而在讲故事时则会优先考虑美妙。
他最喜欢的诗人威廉·布莱克 To ben an Error and to be Cast out is a part of God's design
培根:如果没有奇特的奇异性,也就没有与众不用的美。
哈代:假如真的能把握的雕像塑在伦敦广场的纪念碑上的话,我是希望这座碑高耸入云,以至于人们看不见雕像呢,还是希望纪念碑矮得可以使人们对雕像一目了然呢?我会选择前者。可以想见,戴森会选择后者。
我所有的作品,其目的都是打开一扇窗,让高居科学庙堂之内的专家望一望外面的世界,让身处象牙塔之外的普通大众瞄一瞄里面的天地。
其志洁,故其称物芳。
@qiusir:原本不想写这本书的摘要,看过《全方位的无限》里面有不少交叉的部分,而且更通俗。但随手又翻了翻,单凭那几句话,就值得再读一下...

P.S.年末温习
(对我来说过于专业的这本书,单凭几句话就觉得很值得读读)那是达尔文时代的终结,代替生物演替,文化革新成了主要驱动力。“文化”意味着,通过彼此之间的相互学习而非简单繁殖,人类技术与谋生方式的传播主导了生存条件的巨大改变。生理平衡比复制重要,复杂比简单重要,细胞的适应力比基因的独裁重要,整体容忍误差的能力比每部分的精确重要。
(很多生物上的观点堪称人生的指导)生命起源于新陈代谢而非精确的复制。任何细胞中出现的新组织对该细胞而言都是一种病变,这种情况类似于高等生物得了癌症。绝大部分的细胞进化都是由寄生性的传染造成的。在美国和真核细胞中,本土人士会尽最大努力拒绝任何未来的新移民。
(戴森就读的温切斯特学院还出过哈代和几位国王?)“四人帮”之间相互学习的收获比从老师那里学到的还要多。(戴森一起的四位小伙伴都成了皇家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