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近来浑河边曾被遮挡的荒地上不经意间就会冒出个工地,错落的塔吊如种子破土发出的新芽。每天看着楼房长高,就如小时候盯着农田里的秧苗;不经意间出现的隧道和桥梁,如同枝蔓爬过篱笆墙。楼房一天天长高,桥梁一天天变长...从此平静被喧嚣取代,荒凉蜕变出繁荣。

如农田里长满了庄稼,原来城市的土壤长出的是楼房。农田的繁荣是收获很多粮食,高大密集的楼房会收获很多的人,会消耗更多的粮食。庄稼历经春夏秋冬,收割了再播种;楼房也有自己的节气,建了推,推倒了建。不过一个是遵从自然,一个是听从政令。

城市的繁荣和农村的繁荣,相似也不同,但该不会是矛盾的繁荣吧。

On this da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