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校会上,主任L宣布:“2009至2001学年度...”表面上只是个朱军式的口误,而于我却是个最为准确的表述了。都说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但我总能想到昨天的天气,学生每届都是新的,但在新学生身上总能看到毕业了学生的影子,平日校园里也常把新高三的某个学生当成是高一的新生...此刻是时间轴上的点,而我的现在却是包含着过去的一段。

所谓的无限繁荣,一种是初始的并无需求的自由茂盛,一种是终点的极大富足。而心愿或如一条不息的河流,从原生态的高原发源,不停地奔向那遥远的富足的海洋。生命有始有终,而心愿却只有起点...

自由繁茂的内心被时间的牛拉着世俗的犁开垦出大片的心田,饥饿时只想着播种庄稼收获粮食,空虚时又更在意花和草的景致。其实不论是因为饥饿的播种还是空虚时的修剪,都谈不上是最糟糕的处境,因为茂盛的庄稼地本身就是一片风景,而好的风景何尝不是另外的一种收成呢...最糟糕的处境该是饥的恐惧和空的寂寞的轮流来袭,这样的心田不知道是该播种庄稼还是修剪草坪,如此的矛盾会让杂草丛生,而内心就会荒凉无比...

此时的内心就无比的荒凉,放任她荒凉,等待着还原到最初的状态?不,我想还是专心的播种庄稼吧,即便是不再有饥饿的恐惧来袭,那就把大片的庄稼当成驱赶空虚的风景。选良种,备春耕...夏天观风景,秋天收粮食...冬天来了咱就在热炕头上吃馒头:)

On this day@qiusir blog

2 Responses to “内心的荒凉”

  1. 梵婗 Fanny Lawren Says:

    說的不無道理,但人總要向前看。

  2. 蝈蝈 Says:

    人总会有这样的一个阶段吧。幼稚的时候幼稚的荒凉,成熟的时候又有成熟的荒凉。嘿嘿
    那天看见网上的一句话,虽然矫情但也颇有几分道理。每个人都很寂寞,但是每个人的寂寞不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