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22


古人多以诗言志,而自己似乎更习惯“诗”表“情”,更多时候是一种忧愁。
今年沈阳少有的暖冬现象,接近十二月了,还常见黄叶铺地的景色。更有依稀的绿叶独挂枝头。
昨天接到上海洪啸的电话,沟通广东开会的事情…清晨被闹钟叫醒,头脑里仍然有和朋友畅谈的热烈。忽然觉得有“作诗”的冲动。
早上在办公室里凑合了几句,大有“无病呻吟”的酸腐,也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幼稚。好在的确是当时的感受。
绿叶@暖冬 qiusir
秋风吹不落,枝头和暖风。
无处觅花果,方知身处冬。

“白日”里为生计的终日奔波,难免世俗;“夜里”的思绪何止局限于自己。时常徘徊徜徉于理想和现实之间,而自己毕竟比是“傻子”,更成为不了“疯子”,也就少有成就大事的可能。“凡人”心态如此。
自己常和学生提起“我们应该感谢夜晚!”其实同样应该感谢“冬天”,正是冬天里的休养生息才有春的萌发、夏的灿烂和秋的丰硕。而眼下的自己何尝不是“暖冬里枝头的绿叶”,不舍绿叶,安得硕果?
ps.
有时自己也不清楚,纯粹理科的却时常发出点文人的酸腐气,以前花草冰凌…但愿这仅仅说明自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而诗言志的好像也有啊:)
ps.平仄之不分而作诗,不好意思啊:(根据刘定一老师的建议,改了一下,基本押韵了。

暖冬初稿
绿叶枝头不知冬,不见红花不落泥。
夜里不知身处梦,醒来依旧话东西。

On this day@qiusir blog

No Responses to “暖冬之绿叶”

  1. ldy Says:

    谢谢造访淡然一笑
    你的诗很有灵气,可惜的是根据五绝格式,你诗中最后一个梦字是仄声(一般的三四声)不可用,必须换成平声.

  2. qiusir Says:

    惭愧的很:(
    当时读来并不顺口,并没有计较。听了您的建议,改了一下。

  3. 安子 Says:

    羡慕你呀,有时也想酸腐一下,可是没有你的文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