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在一本叫《趣味物理学续编》[如果感兴趣,可以网上阅读人教社网站上的电子版本]的小册子上看到普希金这首关于“运动”的诗,可能是翻译的问题,读起来不是很顺畅,重要的是以明了的方式表达了深刻的道理,与其说是诗不如说是禅。

“世界上没有运动。”一个满腮胡须的哲人说。
另一个哲人不开口,却在他面前来回地走。
他这个反驳真是再有力也没有。
人们都赞美这个奥妙的答复。
可是,先生们,这个有趣的事件,
使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例子:
谁都看见太阳每天在我们头上走,
然而正确的却是固执的伽利略。

别莱利曼说“你也可以做伽利略”,而现实中,我们都不是伽利略。更多时候,我们都是那个自以为真知的哲人,还不厌其烦地劝说着那满腮胡须的呢。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