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qiusir:看草叶上的那小洞,没准就是晨露会聚了阳光给烧的哈,要是露珠再大些、阳光再充足些、草再干枯些……


@qiusir:东北育才学校机构和学制的繁复可从期末考生归属略见一斑。同一考场考生有高中部、科学高中部、少儿部、新疆部,悲鸿美校和双语高中还没来,国际部也没凑热闹。而高中部又分特长班、常态班和创新班,曾有过六年制。特长班又分数学特长、英语特长和日语特长,还曾有过计算机特长...当然这只是高一考场~

@qiusir:雨后初蓟~


@qiusir:有写生补充说曾酝酿法语特长,曾呼吁物理特长,下学期高一增加数学与科技创新实验班。

@qiusir:以前主要是超常班也就是少儿班,还教过六年制和常态等,现在主要是数学特长和创新实验班等~所以师兄是从小到大多面授的复合型教师~欧耶~
@qiusir:真的一定要从泥土上踩出一条路来吗?珍珠的光彩或许被遮盖,但被埋没的天赋才会有生机~


@qiusir:绽放是一种天赋,它也遗传~

@qiusir:一如既往的早晨,公园里土坡和水岸被修剪一新,有人看到整齐也闻到草香,我眼里却见尸横遍野。小蓟被斩首,蓝姑也不见了踪影,蜻蜓、小蜜蜂……园丁好可怕?很多时候,善恶也只是处境和视角的不同罢了。


@qiusir:常有指责学校扼杀孩子个性云云,其实这和我抱怨公园的修剪有的一比,本无关花的品相,无关园丁善恶,花草于人的存在也如国家的教育,从境从需而已。学校除整齐的园艺外,还要整齐的服饰、整齐的队列、整齐的坐姿,甚至整齐的分数,至于整齐的是不是地方,自然有人乐见、必然有人执行、当然有人顺从唉。

@qiusir:你比TA先到就更容易被接纳,小蜜蜂如此,小孩子也差不多~
@qiusir:理科部阳光房这天棚是该清洗了,不过雨水和风尘的这创作大有洛伦兹吸引子的范哈~

@qiusir:说某轮滑小童鞋是状元,是因为他最爱告状;说国际部有学生是求学,是因为要老师求他学。早餐路上体育阚老师一说~
@qiusir:五行山下的猴子被唐僧救了,水球下这苍蝇又是在等谁呢,太阳?不,眼见它翅膀都不抖一抖,带着背负飞啦~


@qiusir:近来有点贪篮,主要是觉得和足球一样刺激,当然是指我的进球数了哈~

@qiusir:在听师德标兵候选人事迹巡讲,各种大爱少了点自爱,各种辛苦听着心酸。教师首先是一份工作,而即便是事业心一样是要有底线的唉~
@qiusir:她用伞遮阳,它用伞飞翔~


@qiusir:封建的大地上,原始的草丛中,资本的蓝天下,四处弥漫着社会的温度。今天好蓝哈,今天好热唉~

@qiusir:如果说修剪的技能和养护的规程是一个园丁被传授和被遵守的外修,那对小花小草的喜爱和好奇则是园丁的内修,也是不能简单被要求,这或许也是把老师比喻成园丁的一种原因吧。


@qiusir:古人赞莲之出淤泥而不染,而现今还有清的水吗?

@qiusir:每每临近到期末,学年都有安排学生自愿参与的午间补习。中午从体育馆回教室上课路上,看不少学生在使蛮力打球,想想这做题和运动还真有几分相似,有的仅仅是看教练满头大汗,有的根本不听什么规则技巧,自己也忙道得不亦乐乎~

@qiusir:杜姥师说这是旱莲,很怀疑哪天中间冒出尊菩萨来哈~


@qiusir:本次五校联考的物理试题偏于简单和陈旧,以至于答题纸上有画了国际象棋棋盘和一个老丁头什么的~其实对重点中学高一下的学生,适当提升点难度没什么坏处。不管怎样,这个学期基本算是完结了~
@qiusir:随着雨点的锤落,去展览馆露天看球的想法也泡汤了唉,倒是可以早起了哈~

@qiusir:有时很好奇,再不堪的人也不比一道小学数学题简单吧,那网路上何以常见对人品性的轻言重语呢?也是的,我不也就会解几道小学奥数题吗。如此的反思也帮我体谅那些视国家方略如韭菜炒鸡蛋一样简单的公知母知了。

@qiusir:http://weibo.com/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On this day@qiusir 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