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qiusir:妹妹帮我回忆起老家的院子,栽过一棵桃树和一棵梨树,我指着一棵说是哥哥,那一棵是妹妹。多年以后,我们都想知道那果子的味道...
@qiusir:无视她,消费她,留恋她。夕阳于我,时间于我,我于我。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就要回那阔别十余载的吉林仁和老家看看,内心五味杂陈,看来是要熬到天明了。愿那新开通的沈吉高速通达...
@qiusir:沈吉高速车辆很少,吉林出口这雕塑也不错,只是和延吉的G12高速对接还没完成...

@qiusir:四十多的二哥都当了爷爷,门前的土路也铺上了水泥,孩童不需要去放牛,也无处放牛,不稀罕什么野果,也无处采摘,记忆的河滩和山坡上都堆满了收成,所有童年的回忆都在母亲坟头的这棵树上绽放。村落合并了,也再没有了后屯……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这向日葵可是从老家带回来的,正点吧,可不舍得吃了呢。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不见飞鸟,只见飞粪,这天正好刷车了。 有吉林当地的市民开车来看新开通的高速...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往返一千三百多公里,驾车时长超过十二小时,历经市区拥堵,高速积水,乡道曲折,农田崎岖…这一切都不足以在你身旁经过。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过去看没树的地方便是村庄,现在看有树的地方才有住家。要是农田长出的是黄金豆,祖上的坟头都不保...

@qiusir:国庆假期学生回母校看望老师,同样是北大的新生,光华管理学院的带来个纪念品,物理系的则从书包掏出一本习题书来,老师您看这道题目...
@qiusir:“我生活在如此之大的国度/ 一切事物都遥不可及/教育/食品/住房//我的祖国如此辽阔/公平正义不足以覆盖国土...”读到李娜·则让的这诗才明白“伟大祖国”,只是一时还分不清是我穿越到了墨西哥,还是这土地漂移去了太平洋。

@qiusir:叶无本色,有的只是遇见和告别,而拒绝改变的也只是在回避着季节,是叶子总会成熟。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没有红花就系上一条红布吧,那一样是生命的一抹亮色...
@qiusir:iPad这小黑板功能,是不是可以帮我节省不少纸张呢?或许可以换一个方式答疑吧:)
@qiusir:这大清早的,小的习文,老的习武,我呀,从老活到小...

@qiusir:作为理科教师,平日多能宽待概念的误解和计算的失误,只是少能容忍作业的谎言和沟通的怯懦。想来教学的那些抽象的概念和繁复的计算不过是教育的载体,诚实和勇敢等品行才是教育的内容。而教育的结果一直被倒置成教学的条件,这获许是不少问题的症结吧。

@qiusir:长白岛这桥如数学的正弦曲线,就叫“正贤”桥吧,每天上班前自我校准下。
@qiusir:开运动会的操场上热烈得凝固;一个人的办公室里清闲到沸腾。
@qiusir:江湖,只有风平浪静是暂时的。
@qiusir:简单的活,复杂的死。还平坦的头脑包裹着那么纠结的心思...
@qiusir:这天色蓝得让人恐惧...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qiusir:孙同学人人上的状态:今早(10.6)发现校内被乔布斯刷屏了,但是中间穿插着几条qiusir生日的信息...

@qiusir:http://weibo.com/qiusir
@qiusir:http://t.qq.com/qiusir

27

该是身体状的况好转了些,一夜睡得安稳,今晨也早起了一会儿。喝了杯开水出门,见时间尚早,把车停在公园的路边。

戴上耳机,顺着河边,踏着木板路,开心地感受着晨光的柔和、河风的温润,至于那宽的水、那翠的草早在盼望里,只是不曾料到这四溢的花香。见晨练的阿姨从垂落的枝头上小心地采摘,才想起五月槐花香来。
We cannot display this gallery
或许是前些天的杂事无常,也是这些天的天气无常和身体无常,这久违了的清晨散步让我更强烈的感受到季节的更迭,时光的飞逝,枯黄蜕出浓绿。脑海里昨日还挂着雪的枝头,今晨已散落着槐花了。是时光太快,还是那夜里的雪飘落得太久,要么就是另一个的我穿越在新的世界里游走...

@qiusir:飘雪的夜里 我安然睡去 你醒来时 已落了一地的槐花...
@qiusir:夜卧观飞雪 晨起踏槐花 pic via:?

18

这些年每次回家都要经过五里河体育场,尽管广场上的地砖都已经破烂不堪,不少的大型演唱会都是在那举行,至今还是沈阳金德队的主场,但很多熟悉中国足球的人都知道那是中国足球的福地,体育场广场中间上还坐落着当年冲进世界杯决赛的V字型纪念雕塑...以前有要翻修承担08年奥运年会足球分赛场的传言,看着体育场的日益破旧,又听说浑河南岸已经选定新的地址了,看来中国足球的福地真的要动迁了。

或许体育场的动迁对那附近的住户多少有些影响,而我并不打算在那常住,所以体育场的搬迁与我关系并不是很大,至少作为伪球迷来说,什么足球的福地的称呼更是无所谓了。但当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工作了十年的部门,所谓“福地”的搬迁就不能说无所谓了。

眼下工作的东北育才学校前身是沈阳市第122中学,而育才长达二十年的优才教育也是起因于超常教育实验班的开展,以及以后拓展到特长、常态和六年制的优才体系,而其中所谓标志性的建筑应该是我所工作了十年的科技楼了。

参加省里的新课程培训,回来已经听说超常教育班要整体搬迁到浑南高中部的信息中心了...十年的工作磨练得自己几乎没有了理想,而不为理想打拼的结局就是要防守,最后连维持现状都变得异常困难了:(东北育才超常教育二十周年的庆祝活动还不曾开展,它告别的序幕却悄悄地展开了...

尽管五里河体育场还坐落在那,尽管还没有彻底和科技楼说再见,从现在开始已经很珍惜和它们在一起的时间了,一个是中国足球的福地,一个是东北育才的福地,或许可以说都是我的福地,而如今,福地要搬迁了...即便五里河被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取代,即便浑南高中部有更宽敞的教室,我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人生的轨迹就此被改变。